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es/凛泉】即使这就是你的幸福

ooc
别看标题这样 大概是he
ooc
ooc



即使这就是你的幸福 cp:凛泉

--素足を晒して駆け出した 少年少女の期待
--この先は水に濡れてもいいから

窗外是敲击着大地的雨点,打乱了入夏的脚步,空气中弥漫着水汽的味道

连空气都是冰凉的

现在是高三的毕业季前夕,倒计时,32天

“セッちゃん以后想干什么呢~”

静谧的练习室中突兀地响起询问,轻飘飘的尾音落下,却让濑名泉一惊

这是濑名泉不知第几次被问起这样的问题,而那些人又会自说自话地接下去

“哈?那种事不是很明显吗”

濑名泉看向窗外飘落的雨丝,说到底他也很迷茫,继续做模特?至少他们一直这样希望

“诶,セッちゃん真的想继续做模特吗”

朔间凛月揉了揉眼睛

“啊,刚刚只是随口一说”

又是一阵死寂 话题终结

--あと数日後の未来だったのなら
--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明日は辛くはないか

你所背负的未来不会太过辛苦吗

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的背影

那个背负着不知几人期望的,过于沉重的肩膀

不会辛苦吗?他问不出口,他也不是这种人

--その时 胸を缔め付けてた感情と

朔间凛月其实很明白,再过不到一个月他又将回到没有光明孤身一人的深渊

不甘心

明明应该习惯的

不知何时抱着『这样』的心情一直在濑名泉身边

压在了心底的感情

--あなたが 抱えてる今日は救えやしないか
--仆にもがいてる文字に ひとつ线を引かせて

再见很难说出口

在心口的 那句话 上划出道道笔墨

--それでもその肩に 优しさを乗せたなら
--また爱を 感じられるだろうか

朔间凛月还记得曾经的某次外景拍摄

又是白日,回程的车上理所当然的睡着了

醒来后他发现自己靠在濑名泉的肩上,身上是那个人的外套

看吧,他的小濑还是很温柔的,他压着表情但嘴角还是翘了起来

哪怕之后濑名泉向他抱怨他睡得太沉了,整只手臂都麻了

-但是セッちゃん没有推开我啊-
-……闭嘴-

这样温柔的人怎么可能感受不到爱呢

比起我来说

--缓やかに落ちてく魔法を かけられたんだろうか
--それは谁にも解けないのだろうか

轻飘飘的 明天见 却落在了濑名泉的心间

宛如徐徐飘落的魔法,谁都解不开

如果将爱比作外表光鲜的荆棘玫瑰的话,那濑名泉便是被吸引刺伤的人

分别该被原谅吧?但是如果不再被原谅(相见)的话

哪怕这样也说不出那句话吗?

『我爱你』

那是最廉价却又最稀少的东西

--その数秒が运命でも その数歩が运命でも

这条路不是濑名泉真正想走的,但是他还能做什么呢?

向着『那样』的未来迈进

还有xx天

那之后便难相见了吧

--その决意を止めるのは我尽か

放弃那放弃的心意就是任性吗

--毕业典礼还有 xx秒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行かないで 今は

樱花漫天飞舞

此处与那处都是樱粉色

别走 至少

朔间凛月的手指于琴键上飞舞

“くまくん?找我又有什么事”

朔间凛月没有回答

濑名泉盯着他半天

最后只憋出了一句

“knights以后就交给你们了”

话音未落琴声已停

濑名泉感觉眼睛被一双手附上,然后被一个体温略低的人怀住了

“ ”话语被窗棂外的风吹散,带进片片粉白色的花瓣

--あなたが 目指してた地点は暗くはないか
--それが大きな光の ただの影だとしたら

我本是隐于黑暗的人 藏在影子里
却奢求着有人能来陪我

这样的未来不会很孤独吗?
我不想セッちゃん像我一样哦

--あなたが 旅立つ场所へ行かせたくはないな
--例えばその先で 静かに眠れても

只能一个人在黑暗中安眠
一个人 空荡荡的

不能和别人过多接触哦?
这样的未来

这就是你的幸福的话
不会太痛苦吗

濑名泉呆在原地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得

谁都没有再说话

-那道线延伸向何处了呢-
-是怎样的未来呢-
-唯一能确定的是-
-肯定能再见哦-
-因为啊……-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