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昹铭/葉糖】写手双人问卷

我也考试啊。一个晚上爆肝三篇文哦哦哦?还有你的橘子已经烂了吧。葉傻子

葉糖:

#多cp预警(雷卡/mafutin/凛泉/瑞金/雷安). 具体见每篇前的cp预警


#请自行避雷!!!请-自行-避雷-!


#留一条艾特昹傻子 @鸮_木偶失败作


----


1.首先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吧


鸮:昹铭,小透明一个,啊,是个垃圾
废物?反正,很没用x写的文也乱七八糟--
cp洁癖晚期,脾气比较诡异,然后填坑随缘真的,哪天觉得写不下去了就坑了
-----------------------------------------
葉糖:这种没有字数限制的我就……瞎写写好啦!自我介绍啊……简单概括来说我就是条咸鱼,特别闲还特别咸的那种,靠本事挖坑没本事填。


----


2.回忆一下对方写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


鸮:唔,葉傻子一般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藻
看着舒适
比较像,额,柠檬水?加糖的但不会诡异
平淡吧,会甜但是又会有些酸涩
大致就是这样?ww
------------------------------------------
葉糖:昹傻子的文风啊?怎么说,和认识的大部分很多人不一样?大致感觉像是灰蒙蒙的阴雨天——唔好抽象啊,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那种感觉真苦恼…换言之就是没有太过赘述吧,清冷但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读感。大概,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啦?


----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理解的一段文是


鸮:#mafutin


爱啊,那就是爱啊——就好像被扼住脖颈的呼吸,在一次次浅尝辄止中逐渐上瘾。我的呼吸在痛,胸口在痛,绞紧的心脏更是痛到无以复加。直到意识因缺氧变得不清不楚,血液的流淌都慢了那么一星半点,这才发觉那片覆着颈子的冰凉,皆是罪因于我施力的指尖。


----mafutin(orange)


真的求你快填坑


------------------------------------------
葉糖:#雷卡


那是他的光,这一生只此一个的信仰


他是雄狮,注定回去追随自由,而他只是一个追随者


“卡米尔”


卡米尔抬头,看着背光的雷狮,因戏弄了安迷修还挂着笑


“走吧”


不顾身后的叫喊


“好的大哥”


我会追随您。直到生命终结


然而关系并非一厢情愿


寄生或是附属品?都不算,是互相依赖吧


互相依赖?


——【凹凸/雷卡】白罂粟


----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鸮:
(mafutin哦)


去看她的orange啦!真的
安利!但是那么久是要过周岁?已经过了??
(然而你要知道这就是个坑啊啊啊没有更,打人哦)
------------------------------------------
葉糖:
一段??一段????我不管我就是要推雷卡jingo jungle的全篇!!!越看越带劲儿啊!!!!趁机夸夸昹傻子,她超棒!!!!


----


5.贴出自己修过的最多的一段文


鸮:(凛泉,es的凛泉)


稍作休息的时候濑名泉才看起了那份有关魔王的报告书


「姓名,..kuma ritsu,种族,吸血鬼......」


“哈?”濑名泉看着一部分模糊了的字迹与为数不多的资料


他觉得王様一定是对他自信过头了(或者根本就是没有过脑子)


他有些懊恼为什么没有先仔细阅读一下这份报告,至少他还不至于一个人面对一只至少是侯爵的吸血鬼


濑名泉将手放在腰间的剑柄,缓缓收拢手指..


---一击致命


“超~麻烦”已经开始行动了嘛


将剑紧紧握在手上


然而他是一名骑士,对于王他绝对忠诚,哪怕献上生命也绝无怨言


佩剑因晃动发出声响,靴子敲击着地面


灰发的骑士不知道,远在东面的一个古堡里,一对血色的瞳仁注视着一切,而它们的主人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


“诶,能力变强了呢”发出了几声轻笑,“希望这次不那么短暂哦,セッちゃん~”


说到底魔王还是个害怕寂寞的“人”吧


“凛月,我进来了哦”门外传来了女声


“啊,请进~正好我有事要拜托你哦”


哪个尘封的齿轮开始转动


不知道是第几个日夜,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伸手拂去衣服上的尘埃,濑名泉看着不远处的森林


快到了


濑名泉看着身上一些深浅不一的伤口,真是有够狼狈的


银白色的剑身早已有了些许缺口,将剑刃抽出,然后转身刺向另一个敌人


快接近大本营了所以吸血鬼越来越多了......


手上的剑愈发沉重,步伐像是灌了铅,但是濑名泉不敢松懈


这时一个慌张的身影撞入了他的视线


“先,先生很抱歉”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远古巨坑2333)
------------------------------------------
葉糖:
orange,不知道是不是改最多的但肯定是改最久的。太长了不放(ntm


----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鸮:


就好像颗寂寥的恒星,没有风没有云,只偶有陨石划破天际,在坠入气层时化作跳跃的火光燃烧殆尽。或许你也曾想过去抓住些什么,可每次真正不愿错失的东西,总是同宇宙间飘渺游荡的细碎尘埃一起,悄然消失在这世间的瞬息万变。


你出身高贵血统不凡,却信奉阶层之下海盗的信条。你的家族曾以你为荣,而今亦以你为耻;你的兄长曾与你因权位相争,而今亦如看待笑话。当然还有那些仰仗于你的子民。他们曾在知晓你出征讨伐完最后一支宇宙海盗时尊你为王,而今亦似极你那官高位显的家族与兄长——对于他们而言,「雷狮」这个名字,若非沦为酒足饭饱后的侃料,便是避嫌般长久的闭口不谈。


但那些对你来说都无所谓。你决定舍弃他们,舍弃荣华富贵的牢笼,正如你最初决定要成为宇宙海盗时那般的果断。毕竟你坚守着你的自由,像是安迷修坚守着他的骑士道。不容诋毁的信仰永远是无关对错黑白的。你生来即是该追逐于旷野的雄狮,是该翱翔于天际的猎鹰。你是该成为活在荒野无拘自由的猎手,而非笼里那只祈求安逸的金丝雀。


于是你放弃了皇子的身份,你建立了自己的海盗团。可你或许忘了自己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有再大能耐也不过是仗着年轻气盛的恣意妄为。你天真的以为自己这般轻易抓住了自由,未料想却是连它的尾巴尖都没能够着。


---标题很耿直的贺文


------------------------------------------
葉糖:#雷卡


『我们处于丛林』


大哥是个温柔的人


“最大的蛋糕是我的”


雷狮笑着将蛋糕推到了我的面前


“卡米尔,给你”


一度认为他就是我一生的光
我该去追随他
哪怕献上生命


——【凹凸世界/雷卡】jingo jungle


----


7.给对方出个题吧


鸮:
童话paro的雷卡
随便你放飞
be都行
------------------------------------------
葉糖:
雷卡的一方绝症


----


8.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鸮:#雷卡


噩耗的袭来是无预告的,第一次发病是在十四岁,放学的路上突然一阵心绞痛,雷狮二话不说直接将卡米尔抱起送往医院


“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平静地宣布结果,“治愈的可能性……不大”


雷狮沉默着,抚平了弟弟微皱的眉头


什么开始转变,卡米尔惊奇地发现他的大哥开始攻读医学相关的书籍


“大哥?”不解。雷狮本该读经济学的专业


“没什么,突然对学医有兴趣了而已”


十八岁的雷狮不顾父母的反对走上了医学生的道路


然而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带来什么突破,姑息治疗只能暂时维持生命,而卡米尔的状况越来越糟糕


卡米尔突然开始怀念阳光了,还有雷狮的笑,仿佛能驱散所有的不安


“大哥……”


今天卡米尔的情况突然好了很多,至少能下床走动了,雷狮便陪着他到花园走动


(已经写完了,之后会放出来的,全文800+,还好自己删了很多)


------------------
葉糖:#雷卡


 城堡的庭院外,有一座上了锁的花园。


 「凡是踏入花园的人,都会受到主人的诅咒。」


 雷狮蹙着眉头念完木牌上最后一句话,随即不禁嗤笑出声——他自小便是出了名的胆大,是众所周知天不怕地不怕的三皇子。诅咒这类的说法,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为了哄骗再小些的孩子而编造的鬼故事罢了。


 他循着庭院喷泉池旁偏僻的林荫小道,拨开高低的灌木潜入树丛深处。花枝攀附于锈迹斑斑的铁栏,其上殷红得可怖的蔷薇正开得灿烂。端详罢了,雷狮眯起眼不屑的嘁声,指尖摸索到铁门前被锈斑侵蚀大半已摇摇欲坠的锁,再从帽衫口袋里摸出打父皇房间里顺来的万能钥匙,干净利落的拧转锁芯将其打开。


☆—


 「你是谁?」


 骤然响起的声音使雷狮先是一怔。他抬起头,注意到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前的少年。或许是身高劣势所致,少年微仰着头,暗蓝色的眸子阴下几分,满是警惕的视线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没有标志,你不是皇室派来的人。」


 打量着雷狮的衣着打扮,少年轻皱起眉,朝着他走近了几步,


 「那就请回吧。」


 「喂。」


 语言还未组织完毕,他几乎都来不及反驳。眼见着少年已一幅刻不容缓就是要赶人关门的架势,雷狮下意识的扬起手阻止他进一步动作——虽然下一秒他便察觉了不对。他收回的手不偏不倚打在少年的帽檐下方,感受到手上传来痛感的同时对方的鸭舌帽也借着那股力道飞了出去。


 未料想到此事的少年难得露出了些许难堪的表情。但只是一瞬间,他咬了咬牙,转身飞快的跑去捡回帽子。


 「好歹让人把话说完啊...本大爷虽然不是雷皇派来的人,但好歹也算是个三皇子吧。」


 雷狮故作不经心的悄悄瞥他一眼,随后低下头反复把玩起那把顶端镶着大颗红宝石的钥匙。其实要说注意不到定是不可能的。少年头顶两侧立着对毛茸茸的兽耳,伴随着先前转身的动作耳尖轻轻的向后压平,似乎是还颤动了两下。


 「三皇子?」


 少年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向下压了压略微抬起的帽檐,


 「原来您就是雷狮殿下吗?……是我失礼了。」


 ……好吧。知道他名字的人不算少,更何况是这个秘密花园里的奇怪家伙。雷狮心想着,抬手轻蹭了蹭隐隐发痒的鼻尖,犹豫了会儿思索片刻,转而将最初的问题抛回给少年,


 「那你又是谁?」


☆—


 「卡米尔。」


 少年明显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报上自己名字。他边说着边将脸埋进柔软的围巾,视线连同思绪都飘忽了去,声音亦是愈加的轻——


 「…也是被立下诅咒的,这座花园的主人。」


----


9.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吧


鸮:(mft哦mft)


『你的内心已经没有足够容纳我的地方了,这件事我是十分清楚的』


装作没看见走开了,抬头仰望那碧蓝的蓝却发现无一例外的是灰沉的


勾起一个苦笑


不能哭啊


沉默着低下头


『很狡猾吧?』
『还是会疼啊』


只要你仍对我笑着


那就装作没看到吧


轻轻落下一吻


“那まふくん明天再见”


我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小指上的红线已经断了


“啊!赤ティンさん明天见”


稍稍梗塞了一下


残缺的爱啊,刻下忘不掉的记忆吧


------------------------------------------
葉糖: (cp瑞金)


 格瑞整理了番衣领,抬手把即将滑落的背包背带重新扯回肩上。他听见机场广播正滚动播报着请乘客尽快登机的提示,虽不表露声色却还是顿感焦虑的低头看了眼手表——还有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飞机就要准备起飞了。


 「格瑞!」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他听见有人正喊着他的名字。


 「格瑞格瑞!」


 他不由愣了下,意识到来人是谁后轻叹着气转过身。兴奋到来不及刹住脚步的金险些直直撞进他怀里,愈拉愈近的距离被后者不留情面推开了去。金踉踉跄跄的退后两步,先是仓鼠似的鼓起腮帮子赌气,下一秒却又像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大大咧咧的傻笑着张开手臂凑上去,以儿时那般撒娇的语气朝对方作势讨抱,


 「别这样嘛格瑞—」


 「…我走了。」


 格瑞沉默了会儿,边招呼了声边转身往登机口的方向走去。隐约察觉到身后金悄然紧随的步伐,他没两步便又猝然停下,冷下声命令道,


 「别跟着。」


 话是这么说。格瑞还是敛着眼帘打量了他好一阵,眼里的神色似乎有些复杂。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他不知道格瑞为什么盯着他不说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分明已没有想交代什么的意思却还迟迟不转身离开。百思不得其解过后金也回望过去,困惑的眨眨眼,歪了歪头。


 「只此一次。」


 他忽然开口,随后自我妥协着闭上眼,微抬起手示意金过来。只是这一下对方还有些迷茫,不算敏捷的思维还没从「什么只此一次」中绕过弯,倒是先懵懵懂懂的依了他的话,二话不说快步小跑着上前。


 ——格瑞小心翼翼的拥抱了金,动作轻得像生怕被察觉到似的。


 「欸唔——」


 他反应及时抢先捂住对方的嘴避免其惊呼出声,同时微侧过头避开投来的那道视线,试图掩饰自己近乎红透的耳尖,


 「…只此一次。」


没了没了没了x。


----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140个字以内)


经过我们一致讨论不出本命cp
并且昹铭开不动切的
跳过


----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段自己的本命cp


鸮:(没有什么本命,只有初心的mft,但说实话太累了,改成最近热情挺高的雷卡)


我天


这是卡米尔打开门的第一反应


地上是散落一地的啤酒瓶,地板上还瘫着三个醉的不省人事的大人


可能我该控制一下日常开支了。卡米尔蹙着眉这样想着。这样下去可不行,雷狮海盗团迟早要完


卡米尔缓步来到厨房决定煮点醒酒茶(别问我大赛需不需要煮,我听不见)背后就趴上了一个暖源,浑身酒气的


“大哥……”


没有然后了,没有了,对,就是这么任性,任性!学不来啊啊啊葉傻子你的文风我学!不!来!


------------------------------------------
葉糖:#雷安


 或许这打从开始就是个错误


 安迷修心想


 他正艰难的吞吐着气,寒意扎得肺叶生疼,血液的流速缓慢至似是凝固


 “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


 而最不想听见的声音偏偏在不远处响起


 捕捉到动静赶来的雷狮嗤笑着朝他走近,过半又忽然停下,弯腰拾起被甩远的热流刀,


 元力汇聚而成的武器在被触及的瞬间分崩瓦解


 他的笑容僵了下,似乎不太愿意相信先前所见,微微蹙起了眉头,


 “喂…安迷修,你要死也该死在本大爷手上”


 雷狮危险的眯起双眼,眸光微暗,右手紧攥成拳


 --而不是为了你那愚蠢的骑士道


----


12.你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鸮:
额,我只能说我是顺其自然的BE了,没有什么喜不喜欢啦,脑回路比较奇怪吧
自身就是一个……的家伙了,诚然写不出什么好的东西了
对我来说人生的不圆满才是人生啊,所以不怎么喜欢童话般的大圆满,说真的我是不相信爱情的,自由心证啦,我是认为很多不能算be的
------------------------------------------
葉糖:
BE还是HE...我是不介意这些啦.因为看重的不是结局而是当中的过程嘛...所以走向怎样比较合适就写成怎样好啦.对我来说这个没有喜欢不喜欢之分的.


----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鸮:
啊,比起这个,麻烦先把奥润菊的坑填了好吗?!要不要给他过周年庆啊?!
虽然讲mft半退了但是orange是我当初刚进lft就关注你的原因啊,善始善终啊
------------------------------------------
葉糖:
啊-现在的话...雷卡吧?mft我都半退坑了来着...


----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鸮:
有啊,而且已经决定开了
当然是坑,你觉得我们填的完吗(数着自己挖的坑)
讲起来我有几个坑了……
------------------------------------------
葉糖:
有!!先不说联文 昹傻子先帮我把orange填了吧怎么样-!!?


----


15.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鸮:说什么?祝葉傻子好好填坑天天开心?赶紧填坑x
------------------------------------------
葉糖:说句话...句话......啊.就决定是你了-!昹傻子!!!(扔裁判球


----


miu啦!!


给昹傻子比心心♡ 明明最近考试还要催我写文真是辛苦了!!!(←好意思说

评论(4)
热度(17)
  1. 鸮_笼中鸟叁申月葉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考试啊。一个晚上爆肝三篇文哦哦哦?还有你的橘子已经烂了吧。葉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