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0410】标题很耿直的贺文

这个人和我探讨了半天就是不去写文

( ´・・)ノ(._.`):

#第二人称#


#无cp#


#意识流 实力ooc#


#雷总生日快乐!!!赶个末班车#


☆—


你总是孤独无依,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


☆—


就好像颗寂寥的恒星,没有风没有云,只偶有陨石划破天际,在坠入气层时化作跳跃的火光燃烧殆尽。或许你也曾想过去抓住些什么,可每次真正不愿错失的东西,总是同宇宙间飘渺游荡的细碎尘埃一起,悄然消失在这世间的瞬息万变。


你出身高贵血统不凡,却信奉阶层之下海盗的信条。你的家族曾以你为荣,而今亦以你为耻;你的兄长曾与你因权位相争,而今亦如看待笑话。当然还有那些仰仗于你的子民。他们曾在知晓你出征讨伐完最后一支宇宙海盗时尊你为王,而今亦似极你那官高位显的家族与兄长——对于他们而言,「雷狮」这个名字,若非沦为酒足饭饱后的侃料,便是避嫌般长久的闭口不谈。


但那些对你来说都无所谓。你决定舍弃他们,舍弃荣华富贵的牢笼,正如你最初决定要成为宇宙海盗时那般的果断。毕竟你坚守着你的自由,像是安迷修坚守着他的骑士道。不容诋毁的信仰永远是无关对错黑白的。你生来即是该追逐于旷野的雄狮,是该翱翔于天际的猎鹰。你是该成为活在荒野无拘自由的猎手,而非笼里那只祈求安逸的金丝雀。


于是你放弃了皇子的身份,你建立了自己的海盗团。可你或许忘了自己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有再大能耐也不过是仗着年轻气盛的恣意妄为。你天真的以为自己这般轻易抓住了自由,未料想却是连它的尾巴尖都没能够着。


☆—


你仍是被囚困在那座亲手筑起的牢笼,唯一的区别只是这儿比先前多了扇窗。你总喜欢趴在窗台放眼望尽被铁栏隔断的风景,似乎还丝毫没意识到这像极了儿时你踮着脚尖挂上露台围栏,居高临下俯瞰整座城市的模样。


所以说,你所抓住的哪称得上是自由,无非是在那灰墙上开扇窗的机会罢了。


☆—


你总是孤独无依,哪怕有人如影随形。


☆—


你不得不承认,卡米尔是你的软肋,是你最为疼爱的幼弟。自打将他从贫民窟捡回的第一天起你就告诉自己,「既然是哥哥,就得尽到保护弟弟的职责」。在我看来,你在乎他或许远高过在乎自己,就像他也一如此般的爱戴你。


可你仍是孤身一人,灵魂如同飘荡沙漠的风尘,行迹苍茫的世间。哪怕那是卡米尔,是被你抚养长大的弟弟——他当然曾试着去理解,试着去习惯挟裹一身沙尘的前行。可那过于早慧的大脑还是告诉他这不可能,就像让大人去理解孩童向往的乐趣,是再怎么绞尽脑汁,也总归想不清。


他不理解,他无法理解,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固执的遵从着「大哥利益至上」的主义。 他是你盲目却又并非盲目的追随者,他奉你为王亦视你为引路的灯——我想这许是念在那半分血浓于水的亲情,许是念在你予他无以为报的恩。


  他可能不理解你,就像大多数人那样。只是他始终选择无条件信任你,选择把你的利益视作毋庸置疑的唯一。但无奈追随者永远都只是追随者。他迈不开向前的步子,而今每一步都像是被困于轨迹的行星,他在离你最近的轨道打着圈儿兜兜转转,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不断前行的你。


☆—


你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里,孤单成了抹不去的阴影。


☆—


顽劣而桀骜不驯的性子像是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你的母亲笑说自婴儿时期起你就总不让人省心,例如前一秒刚喂进的奶后一秒便尽数吐了个干净,之后愣是再怎么哄都倔强着不愿咽下一滴。你兴许生来注定与乖顺一词无关,倒是哪方面都像极了那被寄予厚望的名字,如暴怒的雷霆妄傲的狮,言谈举止间尽是遮掩不住的狂意张扬。


孩童时代的你讨厌繁琐的宫廷礼仪,更讨厌那些看不太懂的书。面对那思想腐朽观念古板的老教师你第一次发了脾气,想都没想就随手抓起壁炉上方嵌有宝石的复古花瓶朝他脚边砸去——华丽的宝石摔成大小不均的碎块,原先咄咄逼人的老教师顿时给吓得噤了声,摊了大半桌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便仓惶逃出了课室。


待到少年,习惯了散漫的你已记不清自己因不守规矩挨了有多少次批。被立了宵禁却总是在夜晚擅自翻越花园深处无人看守的围墙,躲着巡逻的卫兵拉着半大的卡米尔跑遍满城街巷。玩累了,你便毫不费力一把将他拉上屋顶,再找个合适的位置好让俩人并肩坐着待到天色渐明。


可这全都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无拘无束,想要最为向往却最难得到的自由。你为此而生,为此而活,也定将为此付出必须且应有的代价。


☆—


你是自由的旅者,只有伴着那寥寥可数的孤独才能踏上星与月的征途。或许没有人能理解你,或许你将他人的沦为笑柄——但那又如何?


就好像颗寂寥的恒星,你总是孤独无依。


☆—


END.


写到最后自己也忘了想表达什么:D...


勉强赶上了吧(...

评论(8)
热度(5)
  1. 鸮_笼中鸟叁申月葉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人和我探讨了半天就是不去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