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es/凛泉】祝福与桔梗花

祝福与桔梗花




(伪)泉→真有(栗子自认为)
以栗子的第一人称(结局二为正常视角)
ooc有

君のことなんて好きにならなきゃよかった-佐香智久

-双结局-

群宣欢迎加入凛泉一家的温馨日常,群号码:

537966653


『一场无疾而终的单恋』


“我说,くまくん,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我转过头看向了身侧的人

眼中闪烁着光芒--那是我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是吗,那么恭喜セッちゃん~哦”

我耸了耸肩,压抑着不停抽痛的心脏,然后一如既往地笑着,嘴上说着对自己最残忍的话

这不是我想听到的话语啊,セッちゃん

“はい~现在是老人家的休息时间,晚安~记得到时间叫我哦”

我倒在那个人的肩头

神啊,为什么偏偏是我最珍视的恋情却不能实现啊

不过既然是セッちゃん的话⋯⋯就让我来实现好了

下一秒堕入幻梦

我微笑着看着那个人,神情是从没对他展现过的,说着他的事

“最近游君~又接新广告了”“小时候明明那么听哥哥的话”

那双眼睛里没有我啊,嘛,这是当然的吧

我撑着头

“セッちゃん一说起游~君的事就停不下来了呢,像个老妈子一样好吵”

“哈?我哪里吵了,还有游~君只有我能叫”

“はいはい~”

嘴上敷衍着,将没能说出口的感情藏起来吧,你最擅长了,朔间凛月

“セッちゃん~你已经盯着游君的脸看了很久了哦”

看着不远处有些焦躁的孩子,又看了看散发着执念的濑名泉

“把那个孩子吓到了哦”

“くまくん好烦”

如泉水般清冽的眸子透出一些不满

“老爷爷很受伤哦?明明是对セッちゃん好”

刻印在心里,忘记不了的吧

如果能够回到那个蝉鸣的夏日的话该多好呢?

我将头埋进被子,希望自己沉入睡眠


~第三人称~
“喂,くまくん”濑名泉正视着那个睡眼惺忪的吸血鬼的眼睛

“くまくん!醒醒”

“唔”扰人清梦可不是个好习惯,“什么事啊セッちゃん”

刚睡醒嗓音还有些沙哑

朔间凛月抬眼,对上了那双略带犹疑的眼睛,像一汪平静的泉水中漾起一丝涟漪

濑名泉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也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

“くま⋯⋯朔间凛月,我喜欢你”声音越来越轻,但他明白那个人绝对听的清

他看着朔间凛月歪了歪头,像是在消化这个消息

“セッちゃん这个玩笑不能随便开哦”

几分钟的沉默哦,朔间凛月开口

“哈?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朔间凛月?!”

“唔啊,生气了”朔间凛月又思索了一会儿,“那么我拒绝哦”

“因为我不喜欢セッちゃん,恋人方面的”

濑名泉第一次觉得朔间凛月勾起的嘴角是多么讽刺的存在

似乎现在他都一举一动都在嘲笑着不自量力的自己

醒醒吧,濑名泉,你有什么资格与资本去谈喜欢他

如同溺水者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放弃了追逐存活的机会,濑名泉只觉得冷,刺骨的那种

“啊,是吗”装作不在意,“那么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くまくん”

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开始微妙,说不上来的,随着燥热的空气开始伴随着蝉鸣的消失结束

~朔间凛月第一人称~

要是能回去就好了啊

在那个夏天接受那个喜欢着我的你,或者⋯⋯不要喜欢上你就好了

我看着有些消沉的你,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陪伴,这样就够了吗⋯⋯?大概不行吧

“游~君对吗?”我笑着对着那个我最爱的人 所深爱着的人开口,“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哦”


--结局一(be)

我的心意怎么会改变呢,但是已经明白了你的心意了的话,我会为你祈祷的哦,セッちゃん

双手捧着桔梗花,笑着,笑着

有什么滴在了花瓣上

『然而其实很多事情都只是某些人的自以为是』
『但是没人去捅破那层窗户纸结局就完全不同』
『那么这样的后果也是咎由自取吧』

--结局二(he)

“喂,くまくん,你又和游~君说了什么吧”朔间凛月看着向他走来的人

“啊~怎么了セッちゃん?”强撑着微笑着

成功了吧?成功了啊

“我先说好了”濑名泉一把揪住朔间凛月的校服领子,“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啊”

“⋯⋯诶?”

大脑当机

濑名泉深吸了一口气

“我就说一遍,听好了朔间凛月,我濑名泉,喜欢你”

啊⋯⋯朔间凛月觉得自己有些恍惚


再高明的策略家也有失策的时候啊

“我也最喜欢セッちゃん了”

眼角有些湿润

身后是飞舞的桔梗花

『那么迎来happy end吧』

-END-

桔梗花花语有不变的爱,无望的爱与无悔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