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唱见/mafutin】那一日

忘爱paro
★ooc
★本来有花吐症,但是没心情写下去了
★仔细看是有bug的
★和标题没什么关系

那一日是十分平凡的⋯⋯

今天的まふくん有点奇怪

赤ティン是这么想的

“まふくん?”从开始一直默不作声跟在まふまふ后面的赤ティン终于出声

他好像被吓到了,有点慌乱地转过头,看到赤ティン后后退了两步,手不自觉的攥着衣角

“那个,请问,你是谁?”感受得到声音的主人很紧张

“哈?”这下赤ティン有点懵了

明明是まふまふ约好的,一起出去玩的,集合之后那个人却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异世界的能量吗?!

“别开玩笑了!我是赤ティン啊,你的⋯⋯朋友啊”赤ティン的声音提高

“唔啊⋯⋯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你啊⋯⋯”应该是被吓到了,红色的眸子看他的眼神,埋着陌生,不解与恐惧

赤ティン在脑中搜索着可能的回答

『恶作剧?别开玩笑了,那个眼神可不是能够装出来的啊!失忆?走着走着突然失忆可能吗?!』

“那个,你是不是认错人了⋯⋯”まふまふ看着面前楞住的人

“啊,嗯,对不起啊⋯⋯我好像真的认错人了”尴尬的笑了笑,“抱歉”

然后逃一般的回了家

赤ティン想不通为什么,空气中满是烦躁的气氛

揉了揉头发,走进了录音室

之后的几天也有遇见过那个白发红眸的人

“唔啊”赤ティン揉了揉额头,“对不起⋯⋯诶?”

抬起头发现撞到的人是まふまふ

“啊,啊啊,对不起,没事吧”他看起来有些慌张,“啊啊,要迟到了,そらるさん不会骂我吧”

まふまふ看了眼手机的时间就立刻离开了

回到家的赤ティン又陷入了苦恼

『不该啊,再怎么说まふくん应该对我有印象的⋯⋯』

最后赤ティン在网上找到了答案

“忘爱症候群,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 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所爱之人的死亡”看到病的症状之后,赤ティン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喂喂⋯⋯”别开玩笑了⋯⋯可能吗

まふくん会爱我?那本是一生的奢望,但是知道之后只剩下无尽的绝望

但事实证明是的,不论多少次的鸡翅膀自我介绍,不论多少次的重新认识,下一次见面他们依旧是“陌生人”

不会再有交点,原本以为的单恋在见到阳光的后一秒就被黑暗掩埋,太过残忍了吧

赤ティン苦笑,看着新投稿的曲子

『それがあなたの幸せとしても』

如果这能让你觉得幸福的话⋯⋯



“ティンさんw”

(ね、)

“这次夏夜祭很好玩吧”

(まふくん、)

“下次一起出去玩吧?”

(大好き、)

“約束したよ!”

(そして、)

“さよなら!”

(さよなら⋯⋯)

~END~

---------------
ft:
我在写些什么鬼东西,日语bug欢迎指出
脑子抽啊,一团浆糊
捅死我吧!

心情复杂

那是信仰,哪怕等不到
也是信仰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