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渣反/冰九】自作自受

*ooc
*前文《意难平》的沈九视角
*捏造有

*渣文笔轻喷


cp:(原著)洛冰河x沈九

原著: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自作自受



沈清秋伏在地上,只剩下了微弱的呼吸。

他后悔吗?想来是不悔的。

只可惜。只可惜什么?说不清。那便如此吧。

不过自作自受。

水牢中便只剩了一片寂静。

-----------

沈清秋自知自己时日无多,不过凭着天魔血吊到了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身上的伤口没有溃烂却又没有愈合,想来和身下的阵法同天魔血有关。

那小畜生已经有些时日未来“光顾”了,具体是多久沈清秋自己都不知道,不过也好。沈清秋想,自己乐得清净,也不用面对令自己作呕的那张脸。

“扫视”了一圈这关了他不少时日的水牢,想起了被扔在角落的碎片。

岳清源……哈,岳清源……

-七哥。

他复又转过了头,青丝沾了血污,铺散开,同血迹一起将脸衬得更加苍白。

他自知他这是自作自受,说到底不过是嫉妒心作祟。当初就应该一剑捅死那个小畜生。他大口呼吸着。

-悔吗?
-可笑。
-……
-于沈某而言,“后悔”都是无稽之谈。

沈清秋,不,沈九横竖只是个小人,他无比清楚,自己迟早要栽,就是没想到会栽在那个小畜生手上,不,他早该想到的。

小畜生就是小畜生,贱得要死,果然没看错。

他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还没笑几下就开始咳嗽,又有一行血迹顺着嘴角滑落。

要问沈清秋什么时候讨厌上洛冰河的,那还不简单。

第一眼,沈清秋就对洛冰河这个人产生了排斥。他看着这个低头挖坑的孩子,却是能力最出众的,根骨极佳,便是柳清歌的眼里都满是赏识。又恰是正正好好的入门时间,还生着一张讨喜的脸蛋,可以说是未来不可限量。这都让沈清秋妒火中烧。

但最让沈清秋恶心的还是这个孩子的眼神。

憧憬,仰慕,似乎将他俸为神明。他直直对上了洛冰河的眼睛,却见那个孩子在一秒后受惊一般地挪开了视线,耳根都泛了红,却还是忍不住向他这里瞟。

他摇了摇折扇,遮住了带着阴冷笑意的嘴角,眼睛却藏不住恶意。

可惜了,小子你可能喜欢错人了。他恶劣地想,毕竟我就是个小人啊,见不得别人好。

“这个孩子我要了。”

他要将这个人打碎,碾作尘土,让他一无所有。

他轻摇折扇,看着洛冰河一步步走来,手中捧着一杯拜师茶,眼中满是希冀和小心翼翼,以及,不易察觉的爱慕与敬仰。

他微微蹙眉,只觉得恶心,他从洛冰河手里接过了那杯茶。他看见那个人眼里燃起的光,然后--

一杯茶泼到了那个人的头上。

那双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满天的星光瞬时黯淡了。

沈清秋却觉得万分愉悦。

要毁掉一个人很简单。

沈清秋原以为就算是洛冰河天赋再高,一本错误心法也修不出什么门路,再加上不让他来早课,平日忙于琐碎的杂事,料他也掀不起风浪,璞玉最后不过废料一块。谁知洛冰河居然真的就着那本东西修出了门道。

根骨极佳,哈,根骨极佳。沈清秋反复咀嚼这四个字,咬牙切齿,似是下一秒就要将洛冰河折磨至死再丢在后山,任其腐烂,这还不够解气。

沈清秋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洛冰河,就是满身伤疤,眼里那渴求夸奖和承认的光却越发明亮。他冷哼一声,“你修习了那么久就这么点成效?当成真是看走眼了,废物。”

言辞宛如刀刃,沈清秋眼见着洛冰河的脸色越发苍白,心情愈发好,却还是冷着脸走开了,沈清秋背后的明帆讥笑着,对洛冰河不屑一顾。

却没看见洛冰河呆愣了一会儿,眼中又出现了光芒。

-师尊是对我失望了,师尊对我抱有很大的期待。
-我要更努力才行。

沈清秋愈发地放任明帆他们的所作所为,却又在有的时候施舍一点好意。沈清秋自己都觉得奇怪,分明是想让洛冰河死的。

没有人看见洛冰河眼底越积越厚的阴霾。

最后沈清秋一脚将洛冰河踹下了无间深渊。

-魔族,魔族,魔族!
-小畜生居然是魔族!
-哈哈哈哈哈哈
-……

沈清秋一脸阴沉,带着他自己都不懂的暴怒,只当他是因为对魔族的厌恶。

“洛冰河死了。”

他缓缓吐出这句话,便闭关不出数月。

旁人只当他是因为痛失爱徒而伤心。其实真实情况沈清秋自己都说不清楚。

洛冰河从无间深渊回来了。

沈清秋再次见到洛冰河,却没有一丝震惊,也没有一丝恐慌。

是了,小畜生生命力那么顽强,怎么可能死。

沈清秋从容地摇着折扇。

“洛冰河?挺不错,从无间深渊爬出来又攀上了幻花宫,手段倒是高明。”

沈清秋也明白,洛冰河既然回来,那便不会放过自己。早会有这天。

他坦然的站在人群中央,任由言语刺伤他。沈清秋道貌岸然也好,伪君子也好。他最怕的是身败名裂,最不怕的也是身败名裂。

他被关在水牢,嘴里叫嚷着小畜生,恨吗,恨,当然恨。凭什么他能得到那么多。凭什么

洛冰河将他绑了起来,他刚刚被小宫主的鞭子抽的皮开肉绽。他只是咬着牙,还抬起头轻蔑地看着她。

“你也不过如此。”

他是沈清秋,他是沈九。不论是哪个身份,他都不会真正的低头。就像过刚易折的刀剑,刺伤别人,也给自己增添伤痕。

而洛冰河来了。轰走了所有人,捏住了沈清秋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沈清秋眼里烧着怒火,不屑,厌恶,恶心。他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洛冰河红的妖冶的瞳眸。

“小畜……”

讥讽人的话还未出口,便被洛冰河的唇堵住。

舌钻入自己的领地,沈清秋只一秒就恢复理智想要反抗,却只见洛冰河满脸笑意,强硬地将嘴里的东西渡过去,沈清秋气急了,咬破了洛冰河的舌尖,谁知洛冰河眼中的笑意更深。

洛冰河笑着退出,看着沈清秋伏地干呕,似乎想用手扣出来什么东西,奈何身体被捆仙锁敷住,脖颈缠着铁链,现在贴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洛冰河做出腼腆的样子,缓缓开口,“师尊,徒弟鲜血的滋味如何?”

沈清秋抬起头,狠狠地瞪着洛冰河,双眸因为干呕的生理反应带着水汽,缀在睫毛上。

“小畜生……你他妈想干嘛。”

是了,刚刚洛冰河用嘴渡给他的,是天魔血。沈清秋不是没有反抗,甚至咬破了洛冰河的舌尖,(虽然是给自己找麻烦)但反而给洛冰河机会,将舌头顶在他的咽喉。沈清秋条件反射地将那东西吞了下去,便是再扣都扣不出了。

洛冰河只是笑着。

“我看师尊姿色也不错,您觉得呢?”

-自然是……

沈清秋想,要是可以,他就把洛冰河杀了喂狗。

洛冰河自此多了乐趣,有事没事就去折磨沈清秋。

沈清秋伏在地上因疼痛抽/搐,他的腿被生生掰断,他知道洛冰河要干嘛。

他希望岳清源那个老好人千万别来,千万别来。哪怕他要死,那便死吧,要是能拽着洛冰河一起陪葬那就再好不过了。

岳清源还是来了。

沈清秋爬到了玄肃的碎片旁。原本燃着的恨闪烁明灭,最终还是熄灭了,静如死水。

“杀了我吧。洛冰河。”

别折磨我了。你又分明知道你要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给你。又或者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可真是,可笑。

“你别想,沈清秋,我们没完。”

洛冰河怒火中烧,却没再折磨沈清秋,只是拂袖离去。

-岳清源对你就这么重要?

却没看见沈清秋脸颊上淌下的眼泪,濡湿了一片地面。沈清秋又笑又哭,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沈清秋只是躺在地上。他的四肢都被卸掉了。动弹不得。

沈清秋想,也许够了,他的的确确不想再活了。

呼吸愈来愈微弱,直至这水牢再没有声响。

-谁又知沈清秋种下的因最终结出这样的果。
-但沈清秋仍不后悔。
-无甚好后悔的。

只余下阵法发出微微的荧光。

-END-

------------
free talk:

全文(不含标点)

我对沈清秋的理解是,不后悔自己做的事,已经做了那就是做了。
但是如果让他重来一次他也许会规避这一切。比如一开始就不接触洛冰河。

沈清秋是小人,但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派。

最近沉迷血腥爱情故事。觉得特别适合冰九。(瘫)
特别是那句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评论(23)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