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天官/双水】缘浅

缘浅

cp:双水(贺玄x师无渡)
ooc,文笔渣,各位包涵
原创角色有(推动剧情)
拉郎cp慎重
没有双玄。没有。
也请各位不要随意辱骂作者和作品,手动“x”出去便可。



引用原文有。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世人都说,这天庭有位仙人,唤作月老,引人红线,牵人姻缘。

“但是啊。”无名人抓了几下头发,“月老其实就只能看见别人的姻缘,并不能牵人红线啊。”

贺玄曾经是有过一段姻缘的。也许是谁都不知道的。就连贺玄自己也都不清楚。也许是天意弄人,这份姻缘烂的可以。兴许唤它孽缘才更妥当。

无名人想了想。才道,那已是百年前的事了。

“你可愿意听个故事?关于黑水玄鬼同水……不,师无渡的故事。你可以权当个消遣,反正看你闲来无趣,东拼西凑的东西,大可不必相信。”

我第一次见到贺玄,对,就是你们口里的黑水玄鬼,是在很久之前了。究竟多久,我也算不清了。我吧,没什么特别,真要说,也就是个能看得见别人手中姻缘的孤魂。

我正巧荡到了贺玄所在的小镇。我混在人群中,也许是活的太久了,无聊得很。我喜欢观察人们手里的红线,他们的姻缘、孽缘。

也见过红线断的断,散的散。说什么引红线说媒,都是假的。人的一生就一根红线,断了就是断了。却又不是只能是牵了红线的两个人才能在一起。

说来也巧,我正巧碰见了贺玄出门,看见贺玄手里的红线,觉得挺有趣的。

“因为贺玄那一看便是该飞升的人,而牵头的另一个,我稍稍探了探,未来也是个神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的几年贺玄的运总是不太顺,好似急转直下,突然一下好运全没了。科举落榜也好,未婚妻同他的父母皆惨死,这都不该的。虽然那未婚妻非他的姻缘,也不是这样的结局。他看贺玄整个人的气场都不太对了。

这哪里是该飞升的人该有的啊。这分明,是被白话真仙缠上了,四周围着的全是霉运。但是我相信我一开始没看错。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贺玄被人换了命。

“而这,似乎就是在他的姻缘飞升后发生的。”

师无渡有过一段姻缘。就是最后无疾而终了。这姻缘开始也许是好的。可惜烂就烂在师无渡自己手上了。

你问师无渡和贺玄的姻缘都是谁,可以烂得变成孽缘,把红线染黑了。

他们的姻缘便是各自啊,他们的孽缘也都是彼此。

贺玄同师无渡本该在上天庭相遇,以水师和风师的身份,兴许师无渡还要给贺玄送一份飞升的贺礼。又或许师无渡疲于寻找帮师青玄拜托白话真仙的方法,无暇顾及又有哪位飞升了。再相遇又是另一种说法了。但那也仅仅是本该。

最后飞升的是师青玄,死的却是贺玄。

贺玄死的冤,似乎没有意外的成了鬼。

起初贺玄并不知道怎么回事,日子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将亲人的尸首化为骨灰,埋在一个只有自己找得到的地方。

后来,阴差阳错下贺玄知道了是师无渡将他的命换了去,只是为了救他的弟弟。

贺玄起初有些呆滞。

谁?师无渡?那个,水师无渡?

在数秒的沉默后,贺玄开始狂笑,带着十足的恨意,咬牙切齿的、仿佛要将师无渡生吞活剥了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师无渡,哈哈哈哈哈哈,好你个师无渡。”

握紧的双手,指甲几乎嵌入肉中。死水般的眼底却藏着滔天的恨意。

“我发誓,定要你以命偿还。”

无名人忽然想起,在贺玄曾经居住的小镇里,有个水师庙。在师青玄夺他命格飞升前就有了。那时贺玄似乎,时不时还会去祭拜,求愿。

现在想来,都成了笑话吧。

“但我不是黑水,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如何想的。”无名人轻笑,“但我似乎看见黑水眼里的一丝痛苦,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熄灭了。”

兴许贺玄曾经也是师无渡的信徒吧。

也是在那个时候起,贺玄小指上的红线,一点点染黑了。

贺玄开始疯狂地吞食水鬼。却落了毛病。时而暴食,时而厌食。

想来贺玄也难受得紧吧。

贺玄为什么要吞水鬼,这事还真的说不准。毕竟师无渡是水师,水横天。兴许是想用师无渡最熟悉的东西击溃他吧。

而后铜炉山开,贺玄进去厮杀。

杀红了眼,杀得满身血污。浑身戾气。分明奄奄一息的样子,却就撑着那么一点气力。满身满手的鬼气。

兴许是恨吧。有什么还没完成。

“我不能死在这里。”

贺玄坐在铜炉内一个阴暗角落。石壁上皆是一个人的名字。一道道痕迹是对这个人的恨之入骨。

“师无渡……师无渡……”

铜炉山开。鬼王出世。

毫不意外的,贺玄,现在应该叫他黑水沉舟了,破了铜炉山。

无名人却叹道,这绝境鬼王,本该是飞升的命啊。却堕入鬼道。

那一日铜炉山的地界颤动着。外人皆叹,只希望这鬼王不似白衣祸世那般。谁知经年后,人们发觉,这位鬼王倒是低调得很。

当然低调了。人们口中的黑水玄鬼似乎一直都低调,也不兴风作浪。因为他现在人潜伏在上天庭。对,他杀了真的地师,扮作了他,还有无数分()身。对上天庭也算知根知底了。

那条红线,现在已经开始泛紫了。

又说起贺玄,同师无渡的第一次相遇。着实是不太美好。

上天庭还是挺热闹的,一到什么节日都会有庆典。

贺玄同师无渡第一次正式见面还是因为师青玄。应该是春季的庆典吧。师无渡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被师青玄拉着袖子走。

“哥!哥!”师青玄满脸兴奋,“听说今天月老会特地出来,顺凡人的红线,好像还可以给人看姻缘。我们去吧。”

师无渡望着师青玄,叹了口气。

“今天就依你吧。”

谁知走到一半师青玄停了下来。师无渡正疑惑,却听见师青玄直直喊住了一个人。

“明兄!”

顿时师无渡脸黑了一半。

地师明仪。

师无渡出了名的护短,也出了名的讨厌出现在师青玄旁边的人。可能是从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他不让师青玄受一点委屈,又觉得接近师青玄的,大多都是想利用他或者攀关系。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

地师明仪的名字他听说过,但是师无渡起初没管。后来发现自己弟弟经常几句离不开“明兄”,方觉不对劲。

想来这地师也才飞升没多久(对水师来说的确不算久了),前段日子又恰巧忙得很,自己管辖的海域出了乱子,比较棘手,脱不开身。正好。

于是他便托人给地师带了份重礼。明面上是迟来的,庆贺飞升的贺礼。实则是在警告他,离师青玄远一点。

结果收效甚微,或者说,没有。师青玄还自己开口说明兄很好的,哥你放心好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会害我的。

这次算是见到本尊了。但是师无渡就是对明仪没什么好感。

特别是那个人看他的眼神。带着一丝的杀气和恨意,还有其他的什么。但是下一秒又不见了。师无渡又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水师扇,摇了摇头,只当自己看错了。

“明仪”被师青玄拖着走,见到不远处立着一位白衣人,贺玄的视线就一直黏在那个人的身上。

这张脸和水师扇。也就是说。

“师无渡。”

他轻唤道。

“明兄,一起走呗。难得的佳节对吧。”

“哼。”师无渡展开扇子遮住下半脸。师青玄只好笑着打哈哈,拖着两个人走。事后“三毒瘤”聚在一起,其他两个人还笑他那表情臭的,像别人欠了他好几万功德似的,被拖着走可有意思了。这都是后话。

月老在庆典中央的一颗桃树下,树上挂满了结缘签,都是他一对一对整理出来的。

“月老月老。”师青玄到地方的时候还有点喘。

月老只是淡淡笑着,“是青玄啊。”又望见师青玄旁边两个人,微微点头。打完招呼,月老又开了口。

“不知今日找某所谓何时?”

“哦!对了对了,今日正好赶上庆典,您正好得空,想着能不能帮我哥看看姻缘呀。”

月老看着有些惊讶,却依旧点头应了下来。每次庆典来找他算姻缘的神官也不少。但是有些事吧,不能说破。点一点便是了吧。

月老请师无渡坐在桃树下的一方石凳上,师青玄同“明仪”便在一旁看热闹。师无渡开始还不太情愿,想着难得陪师青玄闹一次,还是坐下了。

月老看了半天,却是楞住了。

“月老,怎么样怎么样?看出来没有什么?”

师青玄倒是表现得积极得很,像是被看姻缘的是他一样。

月老最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有些事,怨不得,求不得。”

“嗯?什么意思。”

月老没再解释,只是笑着将三人请走。本来师青玄还想怂恿“明仪”来看一看,被谢绝了。

“不必。”

目送着三人离去,月老的视线始终流转于地师和水师之间,叹了口气。

这……哪里是姻缘啊,这分明……分明……

两人的小指之间横了一根近黑的红线。

分明是孽缘啊。

师无渡看着走在师青玄旁边的“明仪”,心里还有些膈应,却发现这小子软硬皆不吃,只好作罢。

只要不害青玄便好。

几百年来相安无事,变故发生在师无渡又一次渡劫。

无名人转起了不知从何来的毛笔。

“黑水沉舟隐姓埋名潜伏了那么多年,只是在挑一个合适的时机。”

师无渡跪在地上,向着面前的四个骨灰盒重重地磕了几十个响头。刚想起来又被踩回了地上。

“我让你起来了吗。/”

师无渡咬着牙答道,“没有。”

他听见师青玄唤了他一声哥。他想让他别开口。

“一切都是我做的,同青玄无关。”

“无关?/”

贺玄冷哼一声。无名火便往上冒。

“你弟弟一个天赋平庸的凡夫俗子,得以飞升上天,风光无限,占的是我的命格,享的是我的神格。你告诉我,这叫与他无关?/”

贺玄听着师无渡说着师青玄从不知情,同他无关,别伤他,心里的火就是压不下去,甚至越烧越旺。

凭什么。就因为他是你弟弟?就可以什么都不知道吸着别人的血,占着别人的好运?你还要护着他。这本来是我的。你知道吗,师无渡。

“这样吧,师无渡,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贺玄眼底是一片冰冷,双手却有些颤抖。

“第一个,你从这群人里,挑一个,把你弟弟的命和他换。”他冷哼一声,“然后你自己滚回凡间。”

他看见师无渡的肩膀开始颤抖,心情却好了些许。

“第二个呢……”

师无渡的声音有些颤抖。

“第二个。”贺玄提了一把刀,扔到师青玄面前,“我不动你的命。你就在这里,把你哥的头给我割下来!/”

“然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贺玄眼底透露着的疯狂,是沉淀了百年的恨意。却有着一丝痛苦。

你会怎么选。师无渡。

最后却毫无意外。

贺玄冷眼看着他们的兄弟情深。好一出大戏。

“闭嘴!少在我面前表演你们令人作呕的兄弟情了!这里可没人会为你们感动!/”

结果下一秒师无渡却扑身朝向师青玄的脖子掐去。

师无渡想……

贺玄全身的血液向大脑。手已经先一步行动了。

“我给你第三条路了吗?!”

来自师无渡身上的血腥味让贺玄再一次疯狂。将两条断臂随手丢弃。师无渡却开始狂笑。

“你笑什么?”你还能笑什么,你已经这样了。你还能笑什么?

师无渡的两条袖子随着笑声一同震颤着,空空荡荡,却血流如注。

那条黑色的红线牵着两个人。一端绑在师无渡断臂的小指上,缠绕着师无渡不全的身体,另一段系在贺玄的手上。

这是孽缘。

“我笑你,以为自己稳站了上风!你觉得自己隐忍多年到如今,终于报了仇,很痛快吗?/”

贺玄恨得咬牙切齿。

事到如今了!师无渡依旧这样!还是这样!他又想干嘛?

“看你苟延残喘的样子,的确痛快得很!/”

师无渡被咳出的鲜血呛了一下,复又道,“是吗?那我告诉你,我也痛快得很!/”

接下来的话,将贺玄的怒火拔高到最顶端。是啊,是啊,你赚了师无渡!你赚了!你什么都有了,你弟弟也享了几百年别人的清福!

师青玄在一旁吓得脸色煞白,“哥……哥,你在说什么啊,哥,别说了……”

“你,丝毫没有悔过之心!/”

“悔过之心?亏你还是绝境鬼王。”师无渡扬起头,朝着贺玄露出嘲讽的笑容,“笑死我了。你和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我没有这种东西!”

“今天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无渡的话说的狂妄,笑得猖狂,眼中是濒死之人最后的自尊。他是水横天,他就是死也绝不低头。

“青玄,哥哥先走一步,在下面等你。哈哈哈哈哈哈……/”

师无渡还在笑,命门便被贺玄抓了住,四目相对,皆是疯狂之色。

师青玄已被吓得魂飞魄散,满嘴求饶希望让贺玄放了他哥哥,唤得却是明兄。贺玄闻言停了下来,却道。

“你叫错人了。”

咔嗒。

师无渡的头被生生扯了下来。应声而断的似乎还有别的什么。

师无渡想,啊,是了,他该死了。他想动动嘴唇,说,青玄别哭了。却再也发不出声音。

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截红线。随后意识全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贺玄的双手还颤抖着。

死了……?师无渡,死了?我杀的?我杀的。我亲手报了仇。

贺玄一手提着师无渡的头。耳边是师青玄的惨叫,意识有点恍惚。冲动恼怒之后头有些晕。

他似乎看见了一截断成无数截的红线。只有一个结留在小指上。

无名人伸了个懒腰。

“我其实看见了……贺玄和师无渡之间的那条黑色的红线啊,在最后一刻变回了红色。”停顿后他复又叹息,“只可惜下一秒便断了呀。”

终是无缘。

缓过来后,贺玄拿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师青玄。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师青玄却像是丢了魂魄一般,眼底如死水,盯着那骨灰盒同两把破碎的扇子。

过了片刻才木楞地开口,“我想死。”

“想得倒美。”

贺玄将师青玄拍晕后扔出了自己的水域,将他传到不知道哪个荒山野岭。不能这么便宜就让他死了。

随后才提着师无渡的头回了原来的地方。地面一片血景,草草收拾了一下,又将师无渡的尸身连同头一起搬了走。丢进了一个阵法。

之后的几天他寻了点方法将残缺的部分缝补上,又将先前困住的残魂封进这个躯体里。

“想去下面等你弟弟?想得美。”

然贺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谁会明白呢?

无名人跳下树干。

“这个故事于此便是讲完了,可否尽兴?不过就是些东拼西凑来的,就当个不入流的故事听吧。是真是假,也不过是你一念之差。”

风拂过无名人的衣袖,露出了左手,似有咒文一般的东西缠身。

“姻缘一事,不可说。谁有晓得若是不换命,这一份红线会有怎样的结果呢。这逆天改命啊。”他笑着叹了口气。

“不过落得个不得善始,不得善终罢了。”

-仇已报,怨难消。前缘未起……无始无终。

-缘浅-END-


ft:
没什么多想讲的,一天内经历了大起大落。最后人整个都崩掉了。
不是很快乐
说来是在lft的第三个生日了吧。
以后要告诉自己不能一天爆肝写贺文。会死。
祝自己生日。但是不快乐。
不要和我撕cp,撕不动。请ky绕道……
谩骂的话会删。轻喷
不需要生日祝福……大家吃粮就好


无名人初设是曾经的月老。当然。他可以是任何被踢下来的。但他不会是贺玄,也不是师无渡。



全文不加标点字数:4461。

评论(13)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