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春逝……

春逝 明唐 

陆清辞x唐雁洵 含双唐。 

唐鸣雀带了几壶酒来到了唐雁洵的院子。


 “哥。”唐鸣雀将酒置于石桌上,只见唐雁洵放下了手中的耳坠,收入了暗袋中。


 “鸣雀,麻烦你了。”他对着自己的弟弟笑了,合着月光,勾勒出的是温润的面庞。


 “没事的,哥。”唐鸣雀望着唐雁洵的笑,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刚欲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脚步顿了顿,“早点回来呀。” 


唐雁洵听到这话怔了怔,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怎么讲的好像我要去死了一样,好啦,你快点回去吧,弟弟长大了留不住啊。”


他手里虚握着酒杯,对着一个角落露出调笑,“好了,师弟,你好把人带走了。” 


然后唐雁洵就看见唐鸣雀被一爪子带跑了。


 “师兄。”唐愿向唐雁洵点了点头,“对啦师兄,记得准时回来!神行千里别省着用啊!除滞散我们包。” “好好好。”


唐雁洵冲他们摆了摆手,“快走吧,别在我面前腻歪啦。哦,还有。” 


他直直对上自己师弟的眼睛,“好好对我弟啊。”

 “那当然。” 


好不容易送走了师弟和自己亲弟弟,一下就冷清了下来。他望着手中酒杯,清澈的酒液倒映着天边弦月,杯酒入肚,而后发了疯似的直接捧起酒壶灌了下去


的开头

写不完了

我决定一发完怕不是要上万
大纲我写了很多,虽然有片段也比较详细
就不打tag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