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天官赐福/双水】未明

·ooc,ooc,ooc,要是引起不适请×掉…

·私设有,bug有

·标记(/)处为引用原文

·原著向。文笔渣还请包容。以上


·还请不要ky,看清cp哇。

 

-你可知人有八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五取蕴、求而不得。

 

 

“我们上回方说这风水二师阿,被黑水玄鬼所困,又说这黑水玄鬼,本是位清苦书生,未曾想竟是被这水师同风师换了命。这黑水玄鬼是恨透了水师……”

 

贺玄听到这时放下尚温的茶水,拂袖离开茶馆。

 

世人皆道黑水玄鬼恨透了水师无渡,害得他家人死绝丧了妻又丢了大好前程,真真可恨,最后手刃仇人当是解气。

 

贺玄也觉得自己应该是恨师无渡的,他也是恨师青玄的。

 

他恨师青玄,恨他一无所知,就这么坦坦然地享受着别人的命格。

 

他恨师无渡,让他丢了一切,最后不得不沦为厉鬼,忍着恶心呆在上天庭几百个春秋,还要装的若无其事。也恨他毁了青年时对神的,卑微之极的信仰。

 

而常人皆道,信仰同爱那般无价。

 

贺玄住的地方,有一个水师庙。

 

贺玄听旁人提起过,说这水师可了不得呢,年纪轻轻便飞了升,掌管着水路,商人都要敬他个七分才行。他那时也曾跪在水师像前虔诚地祈祷过。他只觉得这个人可真厉害,应当是个好神吧。尔后他又听闻着乡里人讲水师无渡又救起了几个落水渔民。贺玄又想,师无渡当是对信徒极好的。

 

后来风师也飞升了,他们那里却没有立风师像,还是只有孤零零一个水师庙。贺玄日子愈发难过,却还是每月带着寒碜地可以的香火钱去拜,他信着自己敬仰的神,他信自己会好起来。

 

但最后他还是失去了一切,发了疯,整个村子于寂静的深夜被浇上鲜血,最后他也力竭而亡。

 

他是神虔诚的信徒,神听不到他的卑微请求。

 

他在最后还是想着,神能否听见他的祈求,内心交杂着,与白话真仙斗争着。而他死前那么一刻,偏生瞧见了一身靛蓝的人,那脸极其熟悉,同……

 

那脸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贺玄成了鬼,清醒后第一时间竟然是在想那人是谁,却想不出个所以然。

 

贺玄掌的是水。

 

猜想他心底还是敬仰着神的,那个光芒万丈的师无渡。

 

直到最后贺玄知道了就是自己曾经虔诚相信的神,害得他落地如此境地后,他只是呆了一会儿,随后开始狂笑不止,笑得眼泪也落了下来。手里攥着的,从水师庙里求来的符,被自己的灵力爆了个粉碎。

 

他又想到了死前一眼瞥见的也当是过来查看的师无渡了。

 

“好啊,好啊,好你个师无渡。”

 

那是一份曾经有过的虔诚。那是一份曾经难得的信仰。

 

但这份难能可贵地信仰,大抵算得上爱的感情,终究还是同那颗不再跳动的心一同散了去。

 

自那后,贺玄发誓,他要水师跪在他家人他妻子面前,向他们磕头,向他们忏悔。他要师无渡不得好死,他要师无渡不得善终。贺玄如此想着,又将自己家人的几个骨灰盒拢得更紧。

 

贺玄眼中泛着点点红光。

 

他发誓要让师无渡不得好死。

 

贺玄后来遇上了铜炉山开,不顾着一路艰险闯了进去。几次险些被其他鬼吞了去,也好几次被重伤地几乎真的魂飞魄散,但那时贺玄想到了师无渡,没来由的,也许是因为恨,或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什么,他想,自己不能再这里跌倒,他得成为鬼王,他得让师无渡……

 

这么想着,便硬生生撑了过去。贺玄也靠着这份意志,成了最后进入铜炉的,为数不多的鬼之一。

 

铜炉里的日子可不好过,贺玄拖着一身的伤,找了个角落休养调息。贺玄压着自己体内不安定的灵力,手执一柄折扇,带着暴躁的灵力狠狠刻下一个名字,看得出,刻字的人定是对那个人恨之入骨,只因那一笔一划毫无章法,凌乱粗糙却用力至极。

 

其身旁竖着一具具石头雕出的石人,大多都断手断脚,有的还只剩下头,那脸却极其清楚。认识的都会惊呼,那可不是如今风光正茂的水师的脸吗。

 

“师无渡。”

 

声声字字句句刻骨铭心,咬牙切齿。

 

支撑贺玄同其他几只恶鬼撕咬搏斗,活下来的,是极致的恨和执念。只有恨能让贺玄清醒,也是这恨让他有比其他几只鬼更强的意念和能力活下来。有时候仇恨同爱一样让人疯狂,一样是人的支撑。

 

也只有爱才会生恨。

 

鬼王出世。

 

贺玄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铜炉,看着四周,忽地笑了起来。

 

好啊,好啊。师无渡,既然你阻我飞升,将命数换给你的弟弟,那我便成鬼王。你看,我做到了。你等着。

 

贺玄在调息里一段时日后,乘着地师刚刚渡劫便将他绑了来,一点一点从他口里扣来了所有细节。而后自己扮作了地师明仪,以这个名号混进上天庭。

 

不得不说,师青玄的性格让贺玄很容易就混熟,他强忍着自己内心的不适,就那样扮演着师青玄认为的“好朋友”。

 

人生八苦,若鬼也有这样的说法,那贺玄先是占了这怨憎会的。

 

遥记贺玄第一次见着师无渡本人,还是一次宴会,师青玄激动地拉着他,指着台上那人道,“明兄明兄,你看那是我哥!水师无渡!是不是特帅,嘿嘿。”

 

贺玄那时作何反应呢,只记得他咽下嘴中的食物,盯着师无渡那么几秒,看着意气风发的人,他不承认的是那时他内心的确有过那么一瞬的悸动。但而后心中所想只是,如何将这个人拉下神坛,让他跌落淤泥,最好同他一样脏,和他一样,这样就可以……这样才行,要比曾经的他更狼狈,那样才行。

 

师无渡向他们这处瞥了一眼,却皱了皱眉,自始至终没有施舍给贺玄哪怕一个眼神。

 

“青玄。”师无渡摇着扇子走了过来,“我是如何说的?”

 

让你离他远一点。

 

“哎呀,哥哥,没事的,你在担心些什么,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不会害我的啦。”

 

师青玄只好笑着打哈哈。而师无渡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合起的折扇敲了一下师青玄的额头。

 

“你啊……算了,今天就不教训你了。”

 

师无渡抬脚刚要走,终于赏了弟弟口中天天念叨的,最好的朋友“明仪”一个眼神,却只是一瞬,又展开折扇冷哼一声走了。

 

那是不屑一顾。

 

师无渡不知怎地,就是从骨子里不喜欢这个地师,总觉得这个人看他的眼神总是透着寒气,又掺杂着一些复杂的情绪,让他一阵恶寒。他也怕青玄被人骗,这傻小子可能被人卖了都……

 

沉浸在自己思绪的师无渡摇了摇折扇,走回了裴茗和灵文身边,自然错过了“明仪”桌下攥紧的手和一闪而过的狠戾。

 

贺玄想他该恨师无渡,恨到骨子里,闭上眼也满脑子都是该怎么折磨师无渡和师青玄,却又偏偏忽略了某颗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某处,传来的细微渺小的刺痛。

 

宴会结束后,贺玄回了自己的宫殿,心中盘算着。

 

师无渡,你不是最疼你的弟弟吗,那好啊,我让你选。是你看着自己弟弟变成个懒烂命自己无能为力好,还是让你的弟弟在手刃你后崩溃好。

 

一切都同计划一般无二,哪怕其中谢怜横插一脚。

 

他看着师无渡跪在那四个骨灰坛面前,就那么顺从地磕了头,心中竟然有一丝窃喜,而后又沉下了脸。

 

他让师无渡选,他知道师无渡大抵是会选第二个的。果不其然,黑水沉默地看着风水二师上演了好一场兄弟情深。

 

“闭嘴!少在我面前表演那么令人作呕的兄弟情了,这里可没人会为你们感动!(/)”

贺玄没想到,师无渡竟然会想把他亲爱的弟弟掐死,许是慌了神,贺玄没察觉到师无渡真正的用意。生生卸下了水师的小臂。

 

“我给你第三条路了吗?(/)”

 

贺玄心中恼怒,而师无渡后来的话更是火上浇油。他听着师无渡带着嘲笑轻蔑的字字句句,都一下一下扎在了贺玄的心里。

 

“你,分毫没有悔过之心!(/)”“悔过之心?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而后师无渡又道:“今天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

 

“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无渡高昂起他的头,嚣张至极。

 

贺玄隐隐颤抖,手眼睛附上了师无渡的头发。他耳边是师青玄的求饶,求他放过师无渡,他缓缓地看向那个狼狈的人。

 

“你叫错人了。”我不是地师。

 

话音未落便生生拧下了师无渡的头。

 

鲜血溅上贺玄的脸颊,沾了满手,温热的液体黏在鬼的身上贺玄却没来由地觉得有些烫。

 

耳边是另一个仇人的尖叫,还有一众疯子的起哄,手中是一直想将其碎尸万段的人的头颅,但贺玄却觉得有些恍惚。

 

我真的杀了师无渡了?我真的复仇了?

 

手刃了仇人后第一瞬间是狂喜,但复仇的快感还没真切地感受清楚又被那么一抹苦涩给淹没。

 

说到底贺玄要的不是这样的结局。谁又知晓师无渡可以为了自己的弟弟如此疯狂,将他逼怒让他杀了自己。自己不用见着青玄变成个烂到地心的烂人自己无能为力,又不用让青玄杀了自己让他一辈子记住这个梦魇。

 

而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真的着了师无渡的道。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黑水玄鬼提着师无渡的头,看向瘫坐在一旁的师青玄道。

 

师青玄双目无神,似乎还不能接受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就这么丧了命,死在他的面前,自己这一身血污便是他哥哥的血。

 

师青玄缓缓开了口,说出同先前在外面一样的话,感觉却不一样了,“我想死。”

 

那是真正的无望。

 

贺玄轻呵一声,“你倒是想得美。”便提着师无渡的头离开了,留着师青玄在原地回忆着那份绝望。

 

师无渡是高傲的,哪怕是死了也瞪着那双眼睛。黑水回了自己的就寝处,鬼使神差地在师无渡的额头烙下一吻,而后又嫌脏一般扔开了。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又捡回那个被扔到角落的头颅,回了先前的地方。师青玄已经不见了。

 

他找来了被一堆疯子围着的,师无渡的尸/体,用法力将头和身体硬生生地合了上。他想着,不行,这样杀了师无渡太便宜他了,怎么可以如他愿呢。试着招魂却发现,不提那七魄,连三魂中只余了胎光的残魂,其他二魂早就散尽。

 

好你个师无渡,先前还说着要去下面等你的弟弟,转眼就是要让自己来世得个魂魄不全的烂命,也不让他寻着自己的魂魄折磨他。

 

贺玄嗤笑着,将师无渡的尸体带到了一间房间,画了个阵,将残魂封了进去。

 

“既然你那么想折磨自己,那就让我帮帮你好了。”

 

贺玄日子照样好过,复仇后是爽快地,却又像缺了什么。就像本来他的一切只是为了复仇,而达成了目的后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了。

 

而后一年又一年,铜炉再开,一切的一切轮转更迭,黑水沉舟还是黑水沉舟。

 

他曾经也想过,要是师无渡当年没有给他换命,寻了别的方法救他弟弟呢?但下一秒就被自嘲着散去这种想法。

 

贺玄没事也会扮作个普通人去人界逛逛,大多都是去的酒楼,也有时候会去听听说书。但听到有关黑水玄鬼和风水二师三人的,总是听不到最后便自顾自拂袖走了,要黑水自己将又讲不出个所以然。

 

不想听还需要理由吗?不需要。

 

黑水玄鬼只觉得这世人写的话本子阿,没一个把他们的关系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有的还讲他贺玄是因着曾经和师青玄交好的情谊,抱着一份情愫,才没在最后杀了师青玄。贺玄当时差点没将那地给轰成平地。

 

笑死人了。

 

是了,先前贺玄给师青玄一个机会让他不来牵扯进来,可能是出于那么一星半点的情谊,后来不杀他。失去了至亲至爱的人就是该让他活着忍受折磨才行阿。

 

对师无渡。黑水沉默了。哪怕过了百年依旧不清明,黑水终究便也由着那份感情在角落腐烂发酵。由着曾经的信仰变质溃烂,成一道不会愈合的伤。

 

贺玄回了自己的黑水鬼蜮,盯着一间屋子的门良久,又缓步离开了。

 

终究是求而不得,得非所求阿。

 

某位说书人叹着气,又是醒木一拍。

 

“今天这故事便说到这儿,各位客官记得明日再来。谢谢,谢谢各位捧场。”

 

谁又知这故事是真是假。

 

没人知道这个故事是谁所写,只是觉得奇,但复又想着黑水沉舟怎么可能真的对师无渡抱着什么其他想法,只做笑谈就过了去。黑水沉舟在他的水域睡着,书房一角,一沓纸张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END-

 

 

 

 

 

 

 

注:三魂:胎光(主生命)、爽灵(主财禄)、幽精(主性,灾衰)。


修改了一下错字!很抱歉(土下座)打的太快没有复查就发了出来。

 

全文不带标点和符号 3876 个字。

Bug和ooc是我的通病,如果发现了可以提出,我会推翻重新来的。最后算是我的私心,可以随意理解,也许是黑水沉舟自己写的,也可能是别人写的他闲得无事捎回来一些话本子。

这只是一个假设,如果贺玄真的曾经是师无渡的信徒,那在知道真相后将会多恨,在铜炉里支持他的将不是信仰而是滔天的仇恨。

由爱生的恨比普通的恨要来的更刻骨铭心,也更疯狂和猛烈。算是我自己的私心吧。

交了党费。当然要是真的觉得这篇文让人觉得不适,在此道歉,如果觉得真的ooc到接受不了的地步可以提出的……我会自行删文。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