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剑三/明唐】归梦

没什么好讲的了。

至少尊重尊者也请不要谩骂。

有问题可以提出来。

文笔糟糕。以上

·3

“我不认识你的师兄。”言下之意更不要提告状了,而且他也没那个闲工夫,“我可以走了吗。”

 

说着唐檠殊就想甩开明教的手,却发现这个人虽然看起来瘦弱手劲却大得很。

 

陆羽明盯着唐檠殊的手臂。借着月光,他似乎看到了有深红色的血渗了出来。

 

“那个,对不起。”陆羽明松开了手臂却抓起了唐檠殊的手,“好像我害你伤口裂开了,我,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还未及唐檠殊拒绝就被不容分说地牵走了—一个大轻功带走的。

 

“就当作我失礼举动的赔罪了。”

 

“我师兄今天外出了,不回来,所以你别怕。”陆羽明端来了一盆热水,药物和绷带。

 

唐檠殊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低着头看着靠在自己腿边的那只猫。

 

“唔,终于弄好了。”陆羽明打了个哈欠,球球蹭在唐檠殊的脚边,喵喵地叫着。

 

“多谢。告辞了。”

 

唐檠殊抬脚刚要走又被喊住。

 

“诶诶,先别走啊,唔,好歹交个朋友?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也得知道你的名字吧?”

 

唐檠殊承认他有那么一瞬间想糊他一脸暴雨梨花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至始至终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不必。”

 

唐檠殊没有听见被埋在风中的一句话。他也不会听见的。

 

“唐檠殊……呵。”一副薄唇勾的是无情。

 

第二天唐檠殊被师姐拽去唐家集的时候,又遇到了昨晚的那个明教。

 

“姐姐好!”陆羽明对着唐语离举了个躬。

 

“小羽早上好。”唐语离拍了拍唐檠殊的背,让他放下警惕,“檠殊阿,最近你不会有什么重的任务,你该放松放松了。最近堡里来了个小明教,正好你口意带带他,堡里地形复杂,好不迷路阿。”

 

也别让明教进了什么不该进的地方,将什么看不得的看了去。

 

“好的。师姐。”

 

唐檠殊点头应下,自然也听懂了师姐话里有话,“檠殊会好好完成的。”

 

“乖孩子,师姐还有事,就先走了。”唐语离笑着挥手,“好好相处啊。”

 

腰间暗器相撞发出叮咛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