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明唐】归梦 2

·明唐

·bl注意,be

·warning:甜都是假象。注定be。请不要因为找个辱骂作者。

·渣文笔。作者因为jjc和三次的一些事情最近心态爆炸了。会导致文笔更炸裂。很抱歉。可能完结后会大修。

·作者更熟悉的是莫问。鲸鱼和唐门不太熟。可能会有bug,有的话请提出(土下座)

 

陆羽明x唐檠殊

朔雪喵太x雪河炮太

 

·2

自那以后,他被作为斩逆堂重点培养的对象,开始一点点接手任务。

 

开始唐檠殊无比抗拒,他不喜欢手沾鲜血的触感,而那一夜那个人的话同场景在他脑中不停地回放。

 

“像你这样的小鬼,最后都是被利用的。”那个人是没有挣扎的,似乎很坦然地接受了自己会死,还是被一个九岁孩童杀死的,“不得善终,不得善终啊。”

 

但他太过紧张,甚至都没来得及细想,一发追命箭便从千机匣中射/出。

 

后来,渐渐的,他对于夺人性命这件事本身已经麻木了。

 

只有遵守命令才是一切,只有那样才是正确的。阻挠任务完成的因素都必须抹消。

 

唐檠殊以这些事情作为行动第一指令,当作“理所当然”在日复一日的循环,或者说洗脑中接受了这些。自他入堂后第三年,11岁时,他已在刺客届崭露头角,以“傀雀”的名字。

 

现在,唐檠殊已年及束发,褪下了刚入门蚩灵套,身着一套雪河校服。手上一柄凤尾天机不知夺取过多少人的性命。

 

本清澈闪烁的一双星眸,如今也渐渐变为一汪死潭,唐不渡也在两年前的一次去龙门荒漠的任务中失了音信,他连最后一点脱出被完全操控的可能也没了。

 

算是应了他师兄的猜想。他就是个人偶,现在也的确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执行任务,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傀儡。

 

收起机关翼,来到问道破时已是子时,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得些许清静。问道坡的夜色是温和的,缀了漫天的星河,但他还没放松多久神经又紧绷了起来。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千机匣,下一秒却不见了踪影。

 

“谁?”想从袖管中抽出短匕和暗器却发现那些东西也统统不知去向。

 

缴械?

 

“咦?这么晚了还有人会来这里吗。”唐檠殊转身,发现不知何时背后出现了一个人。

 

唐檠殊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人,准确地来说,是盯着那个人手里的,属于他的武器。随后才抬起头,对上了一双阴阳眼。

 

“还给我。”

 

那是个明教,应该和他同龄或者比他大一点,身上穿的当是朔雪校服。但是他很好奇为什么一个明教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大半夜的隐身呆在这里。

 

“欸,对不起哇。”那明教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因为看你拿着武器一副要一箭弄死我的样子就,缴了械,你,你别生气呀,我还给你。”

 

说着递回他一身武器,还附了一颗饴糖。

 

“我叫陆羽明,同师兄一齐来中原传教的!现在暂住在唐门。”小明教凑了上来,带着的是唐檠殊许久没见过的温暖笑意。

 

“我半夜跑到这里玩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师兄呀!不然我可是要跪弯刀的。”

 

陆羽明见他要走,以为他还在生气就拽着唐门的手臂,却见唐门皱了皱眉。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