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明唐】归梦


·楔子

 

唐檠殊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十分漫长的噩梦。从出生后,到了逆斩堂,又从第一次手染鲜血再到麻木,最后……

 

那该是黄粱一梦,他本该知道那飘渺得很,他也该记得师兄对他的嘱托。但他没有坚定,他动摇了,才落得这个下场。

 

他想,他是活该的。

 

梦终究是要醒的。外面的阳光明媚地让人心寒。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