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世界观其中一个的片段。

我就是来讽刺人的
三次点破事
烦得要死

原创世界观-
没什么就是有感而发-
你猜哪个是我(bu)-


“因为一个小人的挑拨,惹了一身骚。”
沈岚嗤笑着面前那个狼狈不堪的桐渊弟子
“也就你了吧,运气那么不好,一句无心的话正中人下怀。偏巧那个人讨厌你你还无察觉,啧啧啧。”
秋茗一言不发,就只是用天青色的眸子盯着他。
他像是毫不在意在他眼前晃悠的,那几根猝了毒的金针。
“那又,怎么样。”
他哑着嗓子道。
秋茗手里抱紧了一把断弦的琴,他的手指布满了伤痕,有的已经结痂,有的尚在流血,明明琴已经有些破败早没有往日灵器的半分气势,但悬在其上的琴穗还完好无损
“要是这次,她不借着自己谣传出去的话,把我置于死地。”
“怕是会找点更脏的莫须有的罪名泼在我身上吧。”
秋茗眼中是暗沉沉的,不属于一个少年的死气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我有这个自信。要是她就这样暂时安静也好,如若她真的动了什么不该动的。”
他攥紧了横在沈岚要害附近不知何时出现的灵弦。
“我会让她尝尝苦头。而且我会让她知道,究竟是信她的人多,还是信我的人多。”
“会耍心机会用嘴,表现得再乖现在也藏不起她的狐狸尾巴。做人吃相还是不要太难看吧。想孤立我看我笑话,或者只是想玩玩?呵。”

-别说笑了。看我笑话没那么容易。可千万别引火烧身。
-离间一个和我关系不痛不痒的人,还想着洗脑别人?
-不是所有人都没判断力,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信任你啊。别说笑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