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雷卡】一方死亡

来讲一个自己的妄想
角色一方死亡
看清楚了?
【一方死亡】
不喜欢刀子的,接受不了一方死亡的自己出去不要到评论下面撒野我谢谢你们了算我求求你们了。(跪下)

ooc。
ooc
ooc








卡米尔死亡的场合。


雷狮低垂着头,跪在地上,嘴角抽搐着,左手搂紧了卡米尔,他的堂弟

但是似乎再怎么挣扎也不能让他恢复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暖

“呵。”

雷狮缓缓站起了身,将卡米尔侧放在一旁,眼神冷到令人胆寒,表面似乎,很冷静,却又冷静过头了

那一道道从天落下的紫色雷光使四周一切化为灰烬

这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一头随时撕裂敌人胸膛的狮子

-不要试图惹恼一只狮子,他会用行动告诉你,在你招惹他的瞬间
-你就被宣告了死亡

“卡米尔。”雷狮将雷神之锤放在一边,像小时候那样将卡米尔抱在怀里,“好好睡一觉吧,最近辛苦你了”

“醒过来了,大哥给你带蛋糕,再给你……带些书。”

卡米尔脸上被几滴眼泪润湿,可惜最后一切都随着一束光而消散

雷狮明白,这次的卡米尔,醒不过来了,永远地。

凹凸大赛还在继续,没有时间留给雷狮感伤缅怀

重新拾起自己的武器踏上只有一个人的征程

“让我会会你们?”

带着卡米尔一起登上顶端。

(感觉雷狮现在还是,抱着一点玩玩的心态的,但是要是卡米尔死了就不是你们回事了。)











雷狮死亡的场合

卡米尔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怔愣着看着自己的大哥躺在血泊,早就失了温度

帽檐和围巾盖住了少年的表情

没了,什么都没了。作为雷狮海盗团底牌的意义,作为军师的意义,甚至,作为“卡米尔”的意义,都同面前这个人的消失一起被销毁了

他所追随的人,没了。

“你们。”

最终少年抬起了头,眯起了一只眼睛看向那几个人

身边的气压陡然下降

没什么好藏着掖着了不是吗?

这是他第一次大开杀戒,卡米尔用小刀将又一个人的气管割//裂,随即将他的头/颅/踩入地下

他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不知是自己的还是脚下这个人的,他仿佛失去理智的野兽,鼻腔充满了腥甜的铁锈味

-哪怕是敛起锋芒的豹子,在触碰到逆鳞后,也会将你撕咬的不留残渣
-更不要提将其整根拔起


当一切回归平静后,卡米尔踱步走到雷狮的身旁,摘下了他的头巾,丝毫不嫌弃上面沾满血污

“大哥,晚安。”

最后微笑着目送他的大哥离开,温热的液体从眼眶跌落,成了一行水渍


只是这次,不会有人再像小时候那样替他抹去了;只是这次,没有肩膀能让他歇斯底里地发泄感情了

伸手抹去了唯一的痕迹,他依旧是那个冷静的少年

他将带着雷狮的荣耀一个人走下去

去实现曾经许下的诺言

(卡米尔可能回失去理智吧)
(我一直觉得雷狮是卡米尔的光。哪怕无关爱情。雷狮也是卡米尔最重要的人)


----------
个人的主观臆想
带了自己的感情进去

回收是有时间延迟的(私设)所以不要问我怎么还在了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