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雷卡】追光者

追光者


*ooc

*灵感来自同名bgm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本来打算be的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我想要的感觉


 

雷狮是什么存在?对于每个人来说,这个答案也不尽相同,但如果去问卡米尔,那他一定会坚决地回答你

 

-大哥是我的光。

 

雷狮一直是人群的焦点,卡米尔从小便知道,出生皇族,又是雷皇最中意的一个儿子,不管走去何处,都是被万人瞩目的发光体

 

而卡米尔,却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卑微匍匐于泥沼的影子

 

出生于贫民窟的他,哪怕身上流淌着皇族的血,哪怕他的母亲无数次地告诉他,只要好好努力,就可以被接回去了,随后塞给他无数本可能根本无用的书籍,连玩乐都被限制,哪怕这样,也抹不去他身上的污渍—他是皇族的私生子,一个花心男人留在那高耸城墙外的,不知道第几个孽债

 

卡米尔并不觉得自己拥有皇族的基因便有多高贵,相反,因为这该死的血缘,他被其他孩子嘲笑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欸~卡米尔,你不是皇族的孩子吗,怎么活得这么惨啊。”“噗嗤,就他?就是被抛弃的私生子,嘻嘻。”

 

卡米尔开始还会反抗,虽然最后总是落得一身伤,后来他就不发表任何意见了,只要他不反击,那些人就觉得没意思了,很可笑吧,但这就是人的本性

 

卡米尔在那些人走了之后才起身,拍掉发霉面包上的灰尘又揣回了衣服里

 

只是他的家门前站了几个陌生人,卡米尔一脸戒备,似乎下一秒便要逃走,这时其中一个孩子回了头

 

-他的眼睛,很好看。

 

那是卡米尔第一次见到雷狮,便被那人眼中紫色的银河吸引了,如同找到光的影子

 

“哟,你就是卡米尔吧?”雷狮咧开嘴笑了,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我是雷狮,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卡米尔不清楚为什么雷狮会想着这么做(后来他知道了,只是因为觉得有意思,一个人待在皇宫太无聊了,那些人都一副嘴脸)他承认,开始可能他想着利用雷狮,但是后来他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要干什么,只是本能地追随他

 

卡米尔刚被领回皇宫时可以说是个受气包,较于以前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直到有一次他发了高烧雷狮将他抱回自己的房间,雷狮正式宣告了主权

 

“这是我的弟弟,你们谁敢动他?”

 

那天雷狮好不容易在和父亲的唇枪舌战中取得了胜利,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拉锯战

 

那天卡米尔烧的意识模糊,却紧紧攥住了雷狮的衬衣,生怕这来之不易的温暖和阳光会消失一样,就像得到阳光那样,拥有的同时也失去了

 

那天晚上也是他第一次情绪失控,而雷狮只是抱住了他,轻轻地拂过这个过早成熟的孩子的脊背,丝毫不在意身上穿着的昂贵衣物被泪濡湿

 

那之后卡米尔顺理成章地搬到了雷狮的房间

 

雷狮对他很好,或者说,太好了,于是仆人们总是在那儿碎嘴,而卡米尔只能低着头继续追逐着雷狮,卡米尔喜欢用围巾遮住自己的半张脸,似乎这样就可以阻隔那些闲言碎语

 

当然最后这些话难免会传到雷狮那里,而那些嘴杂的仆人的下场不过是再也不会在皇宫里看到他们

 

“有我在,你别担心。”“是的,哥哥。”

 

卡米尔总觉得自己被保护过头了。

 

自从卡米尔来了,每次不吃餐后甜点的雷狮每次都会要两份然后带回自己的房间,因为营养不良,卡米尔总比同龄的孩子瘦小不少,雷狮也觉得卡米尔太瘦了,应该多吃点,但是似乎这个孩子总是胖不起来

 

卡米尔是卑微的影子,追逐着光

 

“卡米尔。”

 

那是夏夜的一个傍晚,四周围绕着无数的萤火虫,雷狮仰望着星空,然后对卡米尔说

 

“愿意和我去更广阔的宇宙遨游吗。”

 

是啊,雷狮该是驰骋原野的狮子

 

“比如,宇宙海盗之类的?”

 

“好。”

 

-大哥,就算是这样渺小的我,却因为你有了可以做一场,看似不切实际的梦的机会

 

雷狮聪明,卡米尔脑子也好,借着讨伐宇宙海盗的名义,向雷皇要了一艘船,结果在行动之前就把其他人迷晕了两个人直接跑掉,顺便将雷皇装在船上的,发送他们坐标的部分破坏了

 

其实在凹凸大赛中,有人曾经质疑过卡米尔的能力,毕竟他只是一个15岁的少年而已,能有多大能耐?

 

雷狮听见后只是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

 

雷狮聪明,卡米尔相较于他也分毫不弱,曾经他的母亲给他看的书,在贫民窟的经历,以及几乎天天窝在皇家图书馆中的阅读量,造就了他的分析能力,同时也使他成为一个头脑灵活的军师,配上一个除了自己只有雷狮知道的原力技能,与同雷狮的绝对信任,他是海盗团的底牌

 

如果说这样的卡米尔能力很弱?

 

“呵,可笑”

 

后来那个人所在的团队就见识到了卡米尔到底脑子有多好,当然,他们全员都消失了

 

卡米尔和雷狮的绝对信任是谁都没办法代替的,独一无二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雷狮能够放心地将海盗团的大部分事物交给卡米尔来做,他相信卡米尔做的好,而事实证明的确是这样

 

唯一能让雷狮放下防备的只有卡米尔,也只有和卡米尔独处时才能让神经紧绷的狮子得到片刻的放松

 

他们就像光和影子,密不可分

 

卡米尔就像个小心翼翼的小孩,等在一个路口处,哪怕雷狮不会经过,也无怨无悔

 

卡米尔追随着光,哪怕那光不会为他停留片刻

 

卡米尔就那样不顾一切地追逐着雷狮,一切都是为了雷狮,而雷狮回应着卡米尔

 

卡米尔是一位追光者,而他最终紧紧拥住了那道光

 

“大哥,再见了。”

 

“谁允许你早早退场的?”

 

在他决心殒命后,雷狮满身血污地将他拽了出来

 

一如初见将他一点点拖出泥潭。

 

-END-


评论(9)
热度(54)
  1. Longtemps.鸮_笼中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