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魔道/薛晓】记梦

*ooc
*魔道初尝试
*源自我的一个梦,只是这个片段,有时间会细细考虑前因后果
*原著后续,我的第一人称




我赶到的时候就见那人跪在地上,一身的血渍,胸口还插着那把霜华,降灾就躺在他旁边,折成了两半

见着那白衣道长蒙着的白布被猩红染了颜色,一副痛苦的表情,周围一圈人,我还瞥见了夷陵老祖和含光君从偏门走了出去

看着没人注意到我,我就躲在了角落里

我咬了咬牙,想来那小子是干了什么破戒的事,才会催动我给他下的蛊,大抵又是同那道长有关的,身上的那些也应是被那些道人所伤的

本身这蛊我就是为了不让他做什么破格的事情,谁知道他又用了什么鬼道里的歪门邪术

救不活了,我心中恼怒,好不容易把他救回来的!

“晓道长”薛洋这下是笑不出来了,“我饶了你了……”

“所以,你也饶了我吧……我不会再找你了”

他哪里还有下一世,我冷着脸,将他把灵魂补齐就已经不易,看他又用了鬼道禁术,这补的魂应当又要散了

跪在地上的人一点点没了呼吸,我气得红了眼,刀剑出鞘,最后只留下了晓星尘

“放心吧,道长,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将他的血布拆下,一只手握着两个东西

“您要觉得脏,大可将它们挖出来”

薛洋拜托我,要是他死了,把两个眼睛还给晓星尘

我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可能是为了羞辱他

我却不想再去管什么了

两世了,他们不累吗?

最后我提着薛洋的尸体走了,没见到身后白衣道长红了眼眶

我看得见的他们的命理纠缠在一起,割得鲜血淋漓

但是我又看见,薛洋的线就这样生生的断了,和晓星尘纠缠的部分不再有了

谁绕过谁呢

-可能我一开始补薛洋的魂魄就是错的,他遭万人唾弃,我有时都觉得他生厌,能怎么办呢,我看着这样的他,心还是生疼生疼的,总觉得不该的,总觉得能改变的-

-END-


手头还有一个关于薛洋被救的脑洞(不是晓星尘)
还是be。因为命改不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