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es/凛泉】歪?

打电话梗
ooc
be和he分开
想看be就看到那条线
轻喷好吗
he花了我一年的糖力
骂我我会打人的


凛泉
打电话梗

朔间凛月手里攥着手机,耳边是淅淅沥沥的水声,雨点拍着大地,宛若恸哭

“喂,セッちゃん吗?”他清了清嗓子,“啊,啊,我是你的くまくん啊♪”

“啊,先别挂电话,我有话和你说啊,很短的”

朔间凛月抱起沙发上的靠垫

“不知道セッちゃん过得怎么样♪我在美/国过得很好呀”一点都不好

“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我可是很想セッちゃん的,模特工作很忙?啊,也是啦”

“嗯?有好好吃饭哦,因为是大人了所以睡觉是正常时间哦.セッちゃん是日本第一唠叨大王吗♪”

“总感觉很怀念啊”朔间凛月的眼眶有些红了

“吸血鬼怎么会哭呢♪只是有点感冒而已啦.对不起啦,濑名泉妈妈~没有做好身体管理”

“以前セッちゃん就很喜欢唠唠叨叨的,还经常把我从被窝里拖起来,虽然想说以后不要强硬地拖我起床了,但是好像没有机会了♪”

鼻音越来越重,吐出来的字符开始模糊不清

“セッちゃん要好好照顾自己,虽然好像不需要我提醒,不要勉强自己哦?因为工作或者什么的,自己累到了就不好了.唔,我知道セッちゃん会好好照顾自己啦”

朔间凛月甩掉拖鞋盘腿坐在沙发上,向后倒,头靠在沙发沿,逼着眼泪退回去

“我在想啊,要是我再向セッちゃん表白一次,你会不会同意呢……啊?你就当我开玩笑好啦♪”

“那,那我先挂啦,セッちゃん也有事要忙对吧♪……再见啦”

朔间凛月放下了手

“嘿嘿我很喜欢セッちゃん哦,不是玩笑话,是真的啦”

听筒的另一边传来的,始终是盲音,夹带着空号的提示

窗外的夜空暗沉着,雨还在下,风呼啸着,像是谁在声嘶力竭


--------------------分割线

































“くまくん?”

濑名泉脖子上搭着一条从浴室里出来

“你又抽什么风”

走过去把扔在地上的靠枕捡起来放回沙发

“くま……”

还没说完就被面前的小熊黑抱住了

“セッちゃん不会走了吧”

今天到底怎么了

“超烦人~不会走的,所以凛月小朋友可以放开了吗”

忍不住放缓了语气,顺了顺这个人的头发

“不放”朔间凛月抱的更紧了

“放开”“不放”“放开”“不”

濑名泉尝试掰开朔间凛月的手

这是什么怪力啊???

“放开,くまくん,我要睡觉了”

“啊,那就一起去吧”说着牵起濑名泉的手

濑名泉看着他有些红的眼眶和略重的鼻音就知道怕不是想起自己还没来的那段时间了

轻轻在唇上落下一吻

“晚安吻!睡觉”

用被子蒙上头

“诶~セッちゃん犯规!”

这么说着却是笑了

窗外的雨变得轻柔多了,月光透过窗帘给房间披上了柔和的银色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