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es/レオ司】时间差

吸血鬼pa
leo司
原创角色有
ooc
半夜摸鱼

王子组一句话


部分灵感来自 歌曲-老年吸血鬼-



-我依然憧憬于阳光下的日子,都是可惜的是,我能处在阳光下的权利似乎被外星人带走了

月永レオ是个吸血鬼,当然,不是纯血的

他每天都在为觅食苦恼,女孩子们一个个的粉底厚重到让他难以下嘴,而男人身上的汗味他是真的嫌弃得不行

-唔,有点怀念那个人的味道了

月永レオ砸吧砸吧嘴,擦掉了嘴边残留下的血液

-要记得好好烧掉

每天月永レオ的生活就是夜晚打打工,物色“食物”的目标,作曲出售补贴一些家用,然后白天躲在房间里发呆或者睡觉

总的来说相当于老年生活,就是颓废,说是打工去的次数也是少得可怜,所以不得不作曲出售

自作孽不可活,谁让他天天摸鱼,“食物”倒是好好物色,成功的一个月有五六次已经是万幸了所以基本上都是去问朔间凛月要冷冻血液的

其实月永レオ对血液的味道一点都不挑,但是年轻人那种活力十足的味道是最棒的了

他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撕咬着血袋这么想着

随后又愤愤不平,但是年轻人什么的真的很麻烦的好吗,真的一点都不想陪他们二人转,还是他好......

猩红的眸子暗了暗

算了算了!烦死了!

一个人在空荡过头的房子里大喊道

inspiration都要被赶跑了!

将喝完的空血袋随手一扔,在执笔作曲前又将那个塑料空壳拾起扔进垃圾桶

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相框,照片已经泛黄,两位少年人都笑得灿烂,那片森林选择却被鲜红血潮替代,另一位少年也不知掉入了时间长河的哪一段消失了

月永レオ并不是天生的血族,他曾经也是个鲜活的人类

有着不算普通却又平淡的校园生活,作为「Knights」的队长却不怎么好好参加练习,成天“宇宙人”“呜啾--”“inspiration”地叫,似乎满脑子只剩下作曲

却又是个被现实击倒的孩子

而朱樱司,作为「Knights」的一员,似乎对于leader的不端正行为十分地不满

也导致了两个人的小摩擦不算少

当然,在确立恋人关系之后,大概这都算一种关心吧

朱樱司经常会数落月永レオ垃圾乱扔,稿纸与空白的线谱堆在一起简直就是给人找麻烦

所以每次这个时候朱樱司都要数落一番直到月永レオ自己好好把垃圾扔掉,或者月永レオ把谱子整理好

诸如此类的琐事,两个人却又乐在其中

变故来得那么突然

月永レオ被一位亲王变成了吸血鬼,而朱樱司没有抛弃他

那天晚上朱樱司拍了拍月永レオ的背,任由冰冷的泪润湿他的衣衫

以后你所需的血液由我提供

月永レオ看着正正经经讲出这句话的朱樱司,忍不住笑了出来

如同骑士对他的王许下诺言

“leader你笑什么?”

他不满地看着月永レオ

月永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那么谢谢你了小骑士

本应该安安稳稳地,就像以前那样,只是稍微偏离了一点轨道

但是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可理喻呢?

一次月永レオ对瓶吹完一整瓶啤酒之后对藤川铭这么说道

比起这种事情,我更希望被宇宙人抓走!

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那个爱管教月永レオ的人了

藤川铭手里端着被恶魔坟场抿了一口,没有讲话

偏偏落到我头上了,偏偏スオ又是个烦人的小鬼,偏偏......

藤川铭静静听着,已经染上了鼻音、略带哭腔的语调与渐渐要失控的情绪让他思索着要不要打电话给他的家人

但是之后他放弃了,他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呀,想要打电话给斑的手停了下来

他哪里还有熟识的人类,死的死,被隔开的无法往来

藤川铭咽下最后一口鸡尾酒,拍了拍月永レオ的肩,开口道

我想你需要做的是向前看,而你只能这么做

右眼的红色虚假得不真切

并且你也别想着去杀了那个吸血鬼,你做不到,我也做不到

事到如今他不会傻到继续拿朱樱司去刺激他,月永レオ不去和那个亲王拼命已经是万幸了,他也不希望朱樱司委托他的事情被自己搞砸

那个亲王为了让月永レオ成为独立的吸血鬼,将他的家人连同爱人一并抹去

看着自己的挚爱倒在怀里绝对不好受

但是月永レオ发誓,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然会选择将朱樱司的尸骸燃烧殆尽然后将灰烬随风飘散

一如那个人所希望的

月永レオ不是没有等过朱樱司的转世

只是那样太痛苦了,不过多久他便要离开他,或者只能远远看着,能厮守,月永レオ又只能看着朱樱司死去

无力

没有意义的,这种事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痛苦

朔间凛月对他说

月永レオ看着那个吸血鬼匆匆离去,嘴上道着セッちゃん在催他

下定决心做这件事的痛是嗜骨挖心的

月永レオ最后放弃了

由因为的确像朔间凛月讲的那般

朱樱司还是那个朱樱司,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时间差,包括记忆的鸿沟造就了一条无法逾越的裂缝

越走越远

月永レオ还是那个月永レオ

他依旧爱着朱樱司

朱樱司的灵魂深处或许同样也爱着月永レオ吧

的是两个人的交集就这样被切断了,必然的

月永レオ无奈地看着怀里女孩一脸羞涩的表情

真的,他只是因为化妆品的味道和粉涂的太厚了不能下嘴而已,或许这个女生误解了什么

另一条路上一个学生模样,红发紫眸的少年匆匆赶着归家

无意瞥了小巷一眼,橘色的头发与鲜红的眼睛一晃而过,那人惊愕的表情一闪而过,下一秒消失不见,宛如错觉

我似乎在哪儿见过他

少年这么想着,脚步却没有停下

-END-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