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雷卡】帝冠

雷卡六十分
皇冠 雷卡

*ooc 幼年捏造
没写完……
后续?谁知道,坑太多



吟游诗人嘴中吐出飘向远方的歌

那个孩子用生命为他的帝王加冕,而他却只希望那个人陪在他身边,去云游四方即满足

被自由束缚的皇冠,还是被地位紧锁的雄狮

这是一个……向往自由之人与,自我囚困之人的故事

雷狮站在大海边的宫殿阳台上,远海衔接着碧蓝的天空,偶有海鸥划过,幸运好的说不定能瞧见白头翁

年纪尚小的三皇子直直地望着在天际翱翔的飞鸟,比高昂的紫色碧玺还通透的眼睛满是渴望

对于自由的渴望

那时的他还没有遇见卡米尔,而他也只是个每日浸泡在枯燥课程中的准皇位继承人

卡米尔瑟缩在破旧平房之间的夹缝中,手中是偷来的面包,被捏的变了形

食不知味地啃着已经有些变质的黑面包,空气中弥漫着劣质烟酒的刺鼻气味,腐烂的尸/体也不算少,连秃鹫都不愿啃食

这里是贫民窟,而他是连劣等公民都算不上的皇室私生子

他的父亲四处留情,而他的母亲是位低贱的女仆,这理所当然的是不会被承认的关系,于是被赶到了这样的地方

他的母亲是个脆弱的人,现在几乎可以称之为疯子,一个痴心认为那位大人会接她回去的疯子

卡米尔,一个从出生起就背负着不耻名号的孩子

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起了个女名,留着过长的头发,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你要知道这里可是贫民窟,性别有什么关系,你要够强够聪明才能活下去,否则你就去当喂老鼠的饵料吧

卡米尔打不过他们,但是他会躲会逃,人又聪明,大多数都只落下些淤青,唯有一次,他被一柄匕首划出一道口子,从此留下了一道由锁骨延伸到脖颈的疤痕

那天血流不止,将他的母亲吓坏了

他要活下去,必须

雷狮今天突发奇想到贫民窟来“视察民情”

其实没几个人能懂雷狮做什么事的原因,连他的两个皇兄都对他们的这个可爱又可恨的弟弟无可奈何

表面上说得体面点是体恤百姓,其实就是雷狮觉得无聊了,偶然间知道了他还有个私生子的堂弟

这可比帝王学那些鬼东西有趣多了

十岁的雷狮想了想,拽起披风就喊上管家前往贫民窟,当然,把下午的课全部翘掉

这么一想雷狮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有时候管家真的想辞掉这份工作

即使雷狮不怎么情愿地被几个侍卫跟着,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雷狮在纸条上所写的地址上没有找到那个小家伙

随意地在气味浑浊的街道游走,看到了缩在角落的一个孩子

其实雷狮还是有些惊讶的,卡米尔,他开始觉得是个女名来着,但更令他更惊喜的是这个孩子的眼神

不屈与倔强,还有对生的执着

是个有趣的家伙

卡米尔对于在贫民窟中看到一个贵族的孩子有些讶异,说不定还是皇室的嫡子

他抬起头,对上了那个人的紫色眼眸

那双眼眸盛满了的,是不羁与傲慢

但是他可不认为那个人是来接他的,因为看着样子也不可能吧,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考虑那么多,几个少年人手中提着棍器过来追他,他只得叼着还剩一点的面包跑走

算了,这和我也没关系

雷狮还没上去搭话就被一群人给挡住了

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雷狮看着跑远了的卡米尔,作出了第一印象的评价,但也就只是这样了

第一次相遇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次雷狮见到卡米尔是在国王的主殿

卡米尔作为他父亲的继承人,那个风花雪月的男子的,后继者

“那么”

雷狮的父亲开了口

卡米尔只是低着头,不卑不亢的模样,同先前因不服而在贫民窟被打得差点骨折才被押送过来的人完全不一样

雷狮挑了挑眉,他算见证了卡米尔被送过来的全过程

反正那个老头子不会让这个家伙好过吧,这不就可惜了

“卡……”“父亲,我想,这个人我要了,就当给我读书做个伴?”

雷狮这时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正准备讲话的国王,不由分说地牵走了还有些发愣的小孩

国王偶尔会后悔那么放任雷狮,太过于散漫任性

-TBC-?-END-?
or
写不完quq
果然是个垃圾啊我
什么东西啊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