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es/レオ司】星屑

+和标题没有什么关系
+就是一个脑子抽了的短打
+有微量的王子组要素(当然您完全可以看成纯友谊
+ooc。 可能错别字比较多(借家长的手机
+恋人设定。 和平常画风不一样
+不要辱骂作者。 不要诋毁作品
+难得发了糖。 ooc。 ooc



那是万千星辰中落下的碎屑

就那样洒在紫罗兰色的眸子里

那是该被讴歌的美,那是上帝所谱下的,美妙的乐章,那旋律是无可替代的极致的美

月永レオ这么想着

啊,前提是,要是有上帝的话,呢

他盯着朱樱司的眼睛发呆,嗯,或许是在构思一首新的曲子?但,显而易见的,他注视的人却显得生气极了

“l......er!leader!在听吗?!这是很重要的message,所以......”

朱樱司有些生气了,他知道自己或许应该习惯于月永レオ时不时的宇宙通信,或是灵感爆发(月永レオ语,虽然朱樱司认为他只是在发呆而已,但月永レオ执意说这是为了构思名曲所必需的放松,并且他真的在头脑风暴)但是他依然忍受不了

-而且这是很重要的工作安排

朱樱司有些气恼地想着

“啊啊,听到啦听到啦”月永レオ打断了可能正准备指责什么的朱樱司,“但是能麻烦スオ再说一遍吗,刚刚宇宙人在呼唤我所以没有听清!”

月永レオ嘴里叼着笔

-要是スオ不那么较真就更可爱了啊,但是那样就不是スオ了,所以这样就好了,嗯嗯

“......”朱樱司抱着双臂,不满已经堆在了脸上,“leader......”

-朱樱司,冷静,身为朱樱家的孩子,身为knights的一员,要对leader有耐心

个鬼啊。

朱樱司再一次对自己催眠,虽然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了

-下次让前辈来吧

“我只再说一遍哦,leader”朱樱司将笔从月永レオ的嘴里抢过来,免得他讲话讲到一半月永レオ又说inspiration涌上来了,然后开始作曲

(虽然只要月永レオ稍微闹一闹,或者用零食,朱樱司也会还回来就是,但是,难道你们真的觉得他不会有第二支笔什么的吗?)

“下个月姐姐大人为我们争取到了之前我们提到的活动的名额,这是千载难逢的chance!所以请leader务必好好参加训练”

朱樱司正坐着,手却插在了两侧的腰上,盯着月永レオ

而月永レオ却在思索那个活动是什么(顺带一提当时他在谱曲),最后的放弃了思考

“好好好”月永レオ满口答应,思绪却飘到了宇宙去了

当然说真的,有几次他真的自己主动出现在训练室?每次都是其他成员去找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

“スオ可以把笔还给我了吗,我预感到一首传世名曲将要诞生了!”

月永レオ就那么看着朱樱司,然后从他手里接过了笔

“leader,这是五线谱,还请不要随便在地上,或者其他任何地方乱涂乱画!”

顺带一打空白的五线谱

“哦哦,谢谢スオ,最喜欢你了!”

月永レオ在朱樱司妄图再想说些什么的唇上落下一吻

“唔?!”

末子的耳根与脸颊烧的火红

-每次都是这样!

“哼哼哼~”

-啊,スオ的反应真有意思☆明明已经是恋人了呐

肇事者却仿佛没事人一样哼着歌,背对着朱樱司作着曲

“这次叫什么好呢?从宇宙坠落的外星世界?还是”

“leader,恕我再次对您的取名技术提出质疑”

-----门外

看着屋内朱樱司和月永レオ都不同程度地脸红

濑名泉悄悄关上门后,拖着朔间凛月离开了训练室的门口

“セッちゃん~不去训练室吗?我还想睡觉啊”

朔间凛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扒着濑名泉的后背,大有在队友背上睡一觉到气势,“现在可是太阳当头哦?”

朔间凛月没有看到门内的情况,当然很不解

“闭嘴,くまくん,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睡去,再烦我就把你扔到地上”

濑名泉有些不耐烦

真的,他不想再管那对笨蛋情侣了,绝对不会再管了,下次去他们的二人独处吧

而朔间凛月却猜到了大概

明明每次都说不去管他们了多少每次都有好好给他们留下独处的位置呢,真不坦率啊,セッちゃん

这么想着,又打了个哈欠

-END-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