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捧着行将就木的骄傲与自尊,咽下了最后一丝呼救的悲鸣。

鸮_笼中鸟

© 鸮_笼中鸟 | Powered by LOFTER

秃子吱生日快乐

贺文而已。

又是一年夏,我听着屋外的蝉鸣,难得在江南燥热的暑夜里觉出岁月静好的意味。将擦拭好的剑嵌回琴的暗槽内,摆放在架子上后,我挪步到书案前取了墨块磨成墨,再摊开一打信纸,执笔却又有半分犹豫,笔尖离着宣纸一寸就是落不下,索性先搁下笔理一理该写什么。

我隆了隆披散的长发,找来根头绳松垮垮地侧扎着。

思量着再过些日子就是挚友的生辰,虽然她远在雁门关,离这长歌门太远,估摸着时间兴许不允许,不能亲自去见,又说这生辰礼因为自己年纪也不大,身上没多少银两,但心意终归还是要到,只好选些折中的东西(这地址也是我磨了五六次才磨来的),想着随信一起寄过去。

但我这才意识到,写信才是最难的。不能矫情又不能敷衍,真情实意才...

我觉得我有肠胃病……

14号会发给盾萝亲友的贺文w
但是不会打tag。
自high。
现在才打好腹稿……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

你以为的是他意难平 你以为的是他仍然放不下
但终究只是我们看客的意难平
只是我们放不下 只是我们入戏太深

我真的已经快被气死了。
我是不是脾气太好了。

我只是喜欢沈九洛冰河薛洋蓝景仪和师无渡以及乌庸……
只是喜欢人物
所以请不要给我随意套什么粉籍……

不捧不踩,也不黑不粉。

但个人的底线还是要有的……

我难道不可以只喜欢那个人笔下的作品的一个人两个人而不喜欢这个作者和整部作品吗……
我有自己的选择权
因为这个任务刻画入骨我喜欢他都是我对这部作品整体无感对这个人无感不行吗
因为三观不合或者就是做了什么我不喜欢的事情不喜欢他不行吗
这不是道德绑架吗。
我只是说

【渣反/冰九】末路

末路
cp:冰九(原著洛冰河x原著沈九)

*相较原著有改动
*ooc
*偏向洛冰河的视角

你信也不信,总有些东西是一开始就种在了因果里的。

洛冰河坐于寝宫的软榻上,怀里是温香软玉,鼻尖的脂粉味头一次让洛冰河感到厌恶。

闭上眼,冲着怀中美人挥了挥手。

“君上?”附在洛冰河臂膀里的人不解。

洛冰河睁开眼,盯着她,随后笑开了,“无事,就是今日乏了,你先出去罢。”待人合上门前,那人还悄悄回望了一眼,却被眼神吓得赶忙退了出去。

不知从何时起,总觉得像踩在了云上,什么都有了,但好像什么都没有。

洛冰河想着刚刚那人总有半分熟悉,却想不出来在哪儿见过。抬指揉了揉额角,和衣而卧,嗅着满屋的香粉味,却是睡不着,便披了件外衣便离开了寝宫...

只是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而已……

如果我还有明天的话……

那一定也是毫无改变的,糟糕的如过去的没一日别无二致的生活吧,

1 2 3 4 5 6 7 8 9 10